社交恐慌者喧嚣中自寻舒适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汪盈 | 2016/12/2 9:30:56

       你是否性格内向不擅长与人交流,厌恶被当作是小团体的中心或是被人审视,被人盯着看时会错开眼睛或者抬不起头,无法做到上台演讲,参与集会时会故意坐到后方及边缘位置……如果这样的状况在你的日常生活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那么你有可能并不只是不善言谈那么简单,也许你已经在不自知地情况下患上了社交恐惧症。社交恐惧症又称社交焦虑障碍,据统计多发人群年龄在25岁至45岁之间,女性多于男性。
      轻度社交恐惧在都市人中蔓延
       就职于外贸公司的胡薇是个看起来时尚且充满活力的姑娘,她告诉记者,她从事这个行业已经有5年的时间,平时主要负责的工作是与供应商接洽,几乎每个月都要跑一次国外去“选货”,这是一类与人交流占较大比重的职业。“很难想象做这种工作的我会有社交恐惧吧,其实从上大学的时候开始,我就发现自己对社交有着很大的心理抵触,比起和同学组队一起完成课题,我更喜欢自己单打独斗,所以在出国留学时,我故意选择了自己研究较多、与导师接触较少的专业和课题。”她笑称,尽管如今的工作需要与很多人打交道,但相比那种一个小团队一起做项目的工作来说,已经让她很能接受了。“我觉得一群人坐在一起讨论问题,你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发表意见,并且试图说服他们,得到他们的认可,那种感觉简直糟透了,我会尽量避开那样的场合。”她表示,自己也曾对此产生过怀疑,“我想过这是不是不太好,我是不是需要让自己改变,但又想这只是性格所致,每个人都应该选择让自己感觉舒服的工作环境和生活方式,就算对社交有厌恶情绪也没什么大不了。”
       同样在外企上班的付雨燕也有着类似的困扰,她表示自己本身对社交活动很感兴趣,但由于工作上需要与人过多的交流,让她感觉在面对陌生人时疲惫不堪。“除了出差面谈外,我每天需要处理非常多的邮件,尤其赶上比较苛刻难缠的客户时,要想方设法说服对方,有时候真需要绞尽脑汁。”她表示,这些邮件不会因为公历假日而停止,因为国内的假日对于国外的客户来说是普通工作日,当然更不会因为她个人的休假而停止。“我每次负能量爆发一般是在休病假的时候,本来身体就很不舒服,还要面对随时随地可能弹出的质问邮件。”付雨燕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是她的一个梦想,如果有可能以后要离开北京,去一个环境比较好的二线城市,自己开一家餐厅或者咖啡厅,悠闲度日。
      躲开社交的“宅”人们
       谈到自己的职业时,徐紫薇卖关子地说,“你猜猜我是做什么的,我打赌你一定猜不到。”这个80后的北京姑娘有一个很特别的职业——房东。“其实我小时候是想成为白领的,觉得每天穿着精致的套装在CBD工作是一种很酷的生活。但真正试过之后才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特别是每天要面对很多人处理很多事情,这样的生活压力太大,回想起来那几年,自己每天都处在一种非常焦虑的状态中,严重的时候甚至害怕手机铃声响起来,了解我的朋友们一般会用微信联系我,如果不是有急事一般不会打电话给我,而我把微信的提示音关掉了,每隔一段时间看一下手机检查有没有需要回复的消息。”
       “后来我就变成了房东,过上了逍遥自在的小日子。”她笑着告诉记者,自己是将家中空置的房屋出租出去,自己所居住的和出租给住客的虽然在一个小区,但她基本上不用和住客碰面。“客人会在网络上预定好房间,我会通过短信发指示给他们,告诉他们小区的地址、房子的门牌号和门锁密码,还有房子里的厨房浴室怎么用,WIFI的用户名和密码,我都会提前写在小黑板上。这些温馨提示足以让客人顺利入住。曾经有客人留言说,觉得我是一个神秘的房东,哈哈。”徐紫薇说,房东和住客不一定要见面,有些住客和她一样不喜欢与人寒暄,省掉见面告知房间使用说明这个步骤,反而能够让住客更加舒适地入住。“我加入的民宿联盟很有趣,还会有设计师来给你的房子做大改造,重新布置成不同主题的风格,说是为了迎合客人的口味,但对于房东来说,也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情。”她还告诉记者,自从当上房东开始,生活中多了许多属于自己的时间,“我可以在家宅一整天,也可以在淡季出去旅游,再也不会因为加班而错过和朋友们的聚会了。”
       可以随心所欲进入和离开社交场合的职业还有SOHO一族。任雯告诉记者,她做自由职业者已经差不多3年了,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撰稿和翻译的她早就习惯了这种没有朝九晚五限制的生活。“我的性格很内向,印象里从小学那会儿开始,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都能让我面红耳赤,安排座位的时候我总希望能坐在角落里,但因为个子矮总被安排在前排,真是太痛苦了。”她像是开玩笑地回忆着小时候的故事,“所以我从很早就想好了要做自由职业者。我大学读的是语言类专业,在笔译方面学得很努力,从大二开始就接活了。虽然说当年的同学们都觉得做口译比较帅气,有着做同声传译的理想,但对我来说那难度太大了。”说罢她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她表示因为自己对文学方面也比较感兴趣,中文的约稿也会接,从大学就已经形成的工作模式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当时大四下学期,大家都在很焦虑地找工作,每天疯狂地投简历,奔波于各大城市中参加笔试和面试的时候,我却基本上一直在毕业旅行,几个月都在外面玩,那种感觉真的很爽。”
      社交恐惧在工作和旅行中痊愈
       上海姑娘陈琛对手工艺品,尤其是银饰的制作非常感兴趣,如今她用自己的房子开了一间手作教室。“原本我是个特别不善言辞的人,想要避开一切与人交谈的场合,专注于作品的制作。后来我觉得,与其说单卖饰品,不如开一个手作教室。说实话,源源不断的客人真吓到我了,一起结伴来玩的大多是情侣,也有几个女孩子相约一起来,想要亲手做出只属于他们的特殊饰品。而我就负责教会他们如何使用模具来做出饰品的形状,然后再在上面绘图刻字,最后帮助他们制作成品。”她告诉记者,虽然社交场合会让她觉得不知所措,但在面对客人时却不会有丝毫的尴尬,“我觉得是他们治好了我的社交焦虑。”
       正在进行间隔年旅行的陈琪也有着相同的经历,单看她朋友圈发的旅途中的种种便能见微知著。“在辞职开始旅行之前,我大概焦虑了有两年,工作上的压力,家里又总催我相亲,当时我对社交有着很大恐惧感,甚至怀疑自己抑郁了。然后我就决定打破现状,自行辞职然后去欧洲旅行了。”她表示,旅行就是一剂良药,即使语言不通,与在旅途中相识的外国人也能通过肢体语言交流,并不会感到尴尬和焦虑。(汪   盈)
 

苗侨伟:抽离现实....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苗侨伟:抽离现实,生活在

龙虎山,位于江西鹰潭市西南20公里处。东汉中叶,有道教中人在此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抵达南昌之后我们辗转近3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这中国道教的发祥之地。不过此行不为“求仙问道”,为的是探班正在剧组拍戏的“三哥”苗侨伟。
1989年苗侨伟拍

>>更多

深化“邮轮+”增值海上假

7月11日,公主邮轮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盛世公主号”以上海为母港开启了首个中国航季,而过去3年,蓝宝石公主号已服务了超过35万名中国宾客。“盛世公主号将继续秉承公主邮轮的待客之道,为更多中国宾客打造精致、舒适和高品质的邮轮假期,彰显公主邮轮对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