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培毅:怀揣敬畏心走遍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侯咏梅 | 2016/12/12 8:47:13

       有人评价段培毅是“将所有想象都实现的人”。喜欢旅行,所以组建了中国企业家飞行俱乐部,同时负责华龙航空集团包机旅行板块业务,带着一群喜欢玩的朋友一点点地走遍世界。他自信地称自己是“环球旅行家”。“家里原来有张世界地图,走过一个地方就暗暗插上一面小旗,渐渐地走过了190个国家和地区,后来地图丢了,也便不需要了,走过的地方都记在心里。还有哪些想要去,也都计划好了,目标是走遍220个国家和地区。”
      第二眼目的地:博物馆
       段培毅说他喜欢旅行是很早的事情。“上大学的时候想出去玩又没钱,因为学的是美术专业,于是就卖画赚钱,那时候卖得很便宜,一幅画才几块钱,卖了钱之后就在寒暑假去旅行。有一年冬天,我去华山,下火车已经是深夜,大雪封山。为了省一夜的酒店钱,我偷偷地从隔离网爬上去,两边都是悬崖峭壁,我爬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居然爬上山顶。那时候年龄小,当真是无知者无畏。”
       这段冒险经历无形中奠定了段培毅过往几十年的旅途风格。“正是因为学美术专业的原因,自己比较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旅途中更是如此,无论是大好河山,还是戈壁沙漠,我都不拒绝。有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目的地,我会说,‘每个目的地都有它美丽和独特的一面’。”华龙航空办公大楼的走廊里挂着段培毅的摄影作品,雪山、河流、草原,朝阳、晚霞、云朵,还有不一样肤色的笑脸……
       毕业之后的段培毅过上了旅居欧美、日本多年的生活。“因为工作的关系先后去了德国、法国、日本,最后落脚美国。年轻时喜欢美国,自由、包容、活力。现在再选择,我也许不会选择一个国家,而是会说喜欢一类地方。旅行得越久,越是会对有文化差异的东西感兴趣,目的地的文化和历史更会吸引我。”段培毅说他喜欢逛博物馆,“各个国家和城市的博物馆其实都是一段凝固的历史,带你了解这个地方的过往和特色。据我所知,法国有大小287家博物馆,丰富得让人垂涎。有一次我在巴黎待了3个星期。白天就不停地看博物馆,大的博物馆从早上看到晚上,小的博物馆一天看两家。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主要分布在英国、法国和美国。”段培毅不记得自己一共去了多少家博物馆。问他最喜欢哪一个,他脱口而出巴塞罗那毕加索博物馆。“每一次到巴塞罗那都会去,每次都有新的收获和感受。毕加索博物馆在法国巴黎和西班牙巴塞罗那各有一个,巴塞罗那的规模小于巴黎的,毕竟毕加索成名在法国,不过后来西班牙全力收集了毕加索少年时期的习作和画作,收藏很是丰富,巴塞罗那的毕加索博物馆曾是他的寓所,是19世纪传统建筑和现代建筑非常完美的一个结合。博物馆里有着幽静的庭院、华丽的墙壁和窗棂。馆中藏有毕加索几千幅作品,从油画到素描、版画、陶塑等种类非常繁多。其中很多是由画家本人于1970年捐献的早期作品及其晚年的部分画作。”
      四分之三的花费在自然风光
       说段培毅是“文艺男青年”,热衷历史文化之旅,段培毅并不认同。“自然风光其实是我花钱最多的一类旅行主题,所有旅行费用的四分之三都被自己花费在自然风光上。”
       听起来难以置信,段培毅举例说道:“去玻利维亚天空之镜的那一次,盐湖中的好酒店只有3个,非常难定,基本上在一年前都已经被一些旅行机构锁定了,所以只能拿到二手价格,甚至三手价格,费用自然就上升到很高。当然我们也想过是否要放弃住在风光最好的地方,早上起来开车1个小时到景区,但也会因此错过日出和日落这样美丽的景观;第二,凡是好的自然风光,都是远离城市,交通没有那么便利,所以会造成比较高的交通成本;第三,还有一些地方非专业人士很难到达,需要非常庞大的专业团队来支持,帮助你实现这样的愿望。专业团队的保障造成了非常高的成本。”
       段培毅提到的专业团队保障指的是南极探险经历。“南极分两个地方,我们常说的南极是指南极冰川,这个地方我去过3次,有两次是从阿根廷坐邮轮过去,还有一次是坐飞机,从智利最南部坐飞机,避免经过德雷克海峡,这样可以省去往返3天在船上的时间,也避免了德雷克海峡巨大的风浪带来的不适。南极极点,我去过一次。”
       南极极点的经历让段培毅意犹未尽。“首先我们从智利最靠南部的城市彭塔纳斯出发,乘坐4个半小时俄罗斯伊尔-76运输机到达南极大本营。南极大本营的帐篷等装备物料都是用完了就用集装箱存起来,第二年再由工人坐飞机过去搭建起来的。由于南极公约的规定,我们在南极的每一滴尿、每一张纸,哪怕是漱口水都要用飞机运出去。到了南极大本营之后开始适应当地状况,然后再坐4个多小时飞机到南极点。有两种飞机可以飞到南极点,一种大一点,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还有一种小一点,只可以容纳七八个人。小的飞机飞到南极点还需要在中间加一次油,加油的地方也是由飞机运输过去在当地搭建的一个加油营地。在南极是没有机场的,飞机是需要在冰上降落,另外,南极天气严寒而且变化莫测,这一切对于飞行团队的要求都非常高。”段培毅说自己不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旅行者,相反他喜欢把旅行变成愉快的分享过程。南极极点的旅程便是他自己召集了感兴趣的朋友一起,最后17个人成行,创造了中国之最,因为之前还从来没有那么多中国人同时登上南极极点。
      因为敬畏而去探险
       南极经历是段培毅“旅行家”的自我评价中的炫酷一笔,而另外一个得意之作是他在非洲长达一年半的游历。“北非、南非都去过了,东非还有几个地方没有去到,明年如果工作允许的话,我可能会去非洲中部和西部再待一个多月。有的地方确实太艰苦了,想去可能是因为梦想吧,有的地方没去过,就一定要走完,这是一个硬指标,去也要去,不去也要去。”
       问他是不是喜欢冒险,段培毅思考了良久说道:“准确地说,不是冒险,应该是探险,因为对于大自然的敬畏,可以去探索,可决不能冒险。”采访结束之后,段培毅就踏上了第二次自驾穿越撒哈拉沙漠的行程。“今年2月,我们组织了自驾穿越撒哈拉,但是因为政治原因,没办法从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的边境地区自驾,只能是坐飞机过去,然后再接着自驾,中间漏掉了500公里。11月出发的这次,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我们会沿着达喀尔拉力赛全程5000公里自驾。说到难,撒哈拉沙漠是世界上最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在浩瀚的沙漠中,方圆几百公里都没有人烟。因此,我们需要自己带上所有装备补给,要在沙漠中搭建帐篷,在沙漠中洗澡、吃饭,这些都需要完整的后勤补给。我们整个服务团队有170多人,每个人都像螺丝钉一样,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下,配合起来高速运转。”段培毅承认自己是一个好的行程设计者,选择安全而细化的保障措施,保证探险旅途的安全。
       明年2月26日,段培毅组织的又一个具有挑战的项目将要启程。“每年冬天的2月底3月初,阿拉斯加地区有一个特殊的比赛——艾迪塔罗德拉力赛,80位世界顶级选手,每人带着16只狗,从安克雷奇出发,狗拉着选手从东到西穿越,直到诺姆,整个行程有1700多公里,第一个抵达的选手就是获胜者。冬天零下20多度,所有人要背着自己吃的粮食,完成这样一个颇具挑战性的项目。这个项目的起源在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一个冬天诺姆发生了白喉病,在当时恶劣的气候条件下,几乎不可能由人来将血浆送到诺姆。阿拉斯加的每个人都是半个探险家,当时他们有的人就说,‘那就由我们的狗带着人,把血浆送到诺姆’,之后也确实有人完成了这样的挑战。后来他们为了纪念这样一个伟大的行动,每年就有一次这样的赛事。我们和组委会谈了很久,最终由阿拉斯加旅游局介入帮助,让我们以非专业赛手的身份参加,比其他选手提前出发,也比他们先抵达终点。当然,由于我们是非专业赛手,其他人都是一个人带着狗,我们是一组两个人,还配有一辆雪地摩托,在驾驶雪橇疲惫的时候,还可以选择用雪地摩托前行。”
      为了美食赴汤蹈火
       段培毅玩得高端而执着,他把在世界地图上“遍插小旗”这件事玩得不亦乐乎。问他有哪些地方会选择一去再去,段培毅坦言:“如果哪里能吸引我不厌其烦地重复前往,那一定是因为当地的美食。”
       英国《餐厅》杂志( Restaurant Magazine)每年都会挖掘全世界好吃的餐厅,让好吃的人心潮涌动,段培毅就是其中之一。“为了吃上世界排名第一的ROCCA餐厅,我花了5年的时间才预定上,打了‘飞的’赶紧去吃。”前几天段培毅刚从日本回来,为的是专门去吃几家难得预定的餐厅。“有一家餐厅只有8个座位,明确表示只接待会员,被誉为是世界上最难定的餐厅之一,能够预定上也是花费了心思。”段培毅穿插总结道:这些排名第一或者难定的餐厅往往看起来并不是很起眼,甚至也不会挂米其林星级。比如丹麦哥本哈根的Noma餐厅,低调隐藏在格陵兰贸易广场附近,那里曾经是哥本哈根最重要的渔获交易场所,也是著名的观光地点,旁边是一座港口,从Noma窗前便可以看到附近的港口、蓝天和帆船。这座拥有 250年历史的仓库建筑依然保持着当初的砖墙外观,斑驳依稀可见,看起来并不起眼,但是仔细端详却并不显老旧,仿佛一位神韵迷人的妇人在码头旁凝望着湛蓝的天空或者远方的海岸线。
      “这些餐厅往往也有一些怪癖,比如日本的这家餐厅预定时就要交完费用,然后说明是住在哪个酒店,上传自己的护照复印件、机票行程单复印件,并且要求既然交钱了,就必须来吃,如果不来吃的话,会被拖到黑名单,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来了。吃饭的过程中不允许出去抽烟,不要动来动去,最好是连上厕所都不要去。”日本非常讲究对匠人的尊重,这些要求苛刻却也让人无言以对。“在日本吃的第二顿,主厨是日本的‘寿司之王’,他今年已经70多岁了,这是他最后一顿亲手制作的料理,这顿之后,他就要关掉自己的店了。‘寿司之王’不喜欢客人迟到也不喜欢客人早到,最后司机掐着时间提前5分钟把我们送到店里,紧张到不行。还有一家餐厅,主厨以前在法国米其林餐厅工作,之后回到日本开了一家主营法国菜的餐厅。为了让人看不出来这是一家餐厅,他把店里装修成咖啡馆,只有进去之后才知道是个餐厅,这里没有预定电话,也不接待外人,只接待自己认识的人,或者是认识的人带来的朋友。整个餐厅能能容纳15个人。”讲起这些探寻美食的经历,段培毅透露出狡黠的成就感。还有那么多值得寻找的世界上好玩的角落,让他觉得旅途有了很多趣味。“我乐意把这些兴奋的经历与朋友们分享,乐意做团队的组织策划者,带着旅伴一起‘闯关’,我也不介意一个人去走一场,比如下一个目标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侯咏梅)
 

堡河园海波尔多,岁酿美好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堡河园海波尔多,岁酿美好

近了,车窗外的风景也变成了心中波尔多的模样,大树阔田,山坡老藤,湿地河流,褐顶黄墙,老宅尖塔。而车缓缓驶入波尔多火车站,内心被突如其来的宏大所击中,华丽的穹顶、精细的雕刻让这座百年建筑摄人心魄,到酒店的路上更是目不暇接,一排排高大整齐的宫殿

>>更多

融合时代下向“全服务”迈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的“爆买”旋风席卷日本,举世瞩目;而2016年访日中国游客的旅游消费额则高达1兆475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4亿元),其中购物的占比约近40%。引发“爆买”旋风的日本最大规模免税店——乐购仕(Laox)株式会社社长罗怡文在接受记者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年龄迷航:风口重燃鲜活自

在古代,你能通过一个人的年龄、衣着服饰、性别来判断这个个体的大致身份。例如封建社会中,官场上沿用品色衣制度,官职的品级不同,所着衣色也会不同。等级的森严,不容人们僭越。
然而现代社会中,人们的身份坐标、年龄坐标正在发生松动与错乱。70岁的老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