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旅途中激活冒险细胞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申金鑫 | 2016/12/19 9:22:09

       与朱丹的会面是在一个晴朗和暖的早晨。被雾霾包裹了一个星期的北京终于从云雾中挣脱开来,竭尽全力地为我们撑起一片蓝天和阳光。朱丹就在这样一个令人愉悦的早晨,素颜出现在我们面前,清爽的短发在粉色大衣的衬托下更显得青春洋溢。没有想象中的“御姐范儿”,也没有冷艳逼人的气场威势,如果不是那眼中时刻闪现的明亮光彩,和流畅、跳跃的语言风格,或许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时而俏皮、时而生动的邻家女孩,就是叱咤银屏十余年的一线女主持。“我点了一份墨西哥鸡肉烤饼,你们一定要尝尝,特别好吃”,朱丹热情地招呼着我们,而此次的访谈就在早餐的惬意和悠闲中缓缓开始。
      “我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很难想象,一个在银屏上洒脱自如、侃侃而谈的女主持,会是一个在生活中非常缺乏安全感的人,而朱丹却将自己事业上的成功一部分地归结于安全感的缺失。
       “在妈妈怀我的时候,爸爸被诊断出了肺结核,因为怕将疾病传染给我,我出生后便被爸爸送到了外婆家。”6岁那年,年幼的她从母亲无助的呜咽中得知,父亲不在了。虽然缺少了亲生父亲的陪伴,又在幼年迁居异地,朱丹却也幸运地收获了一位非常疼爱她的继父。“继父对我特别好,但是我特别的缺乏安全感,所以我会拼命地乖,拼命地学习、做家务,担心如果不这么做,继父哪一天会突然不要我了。”
       也正是小时候的这种“乖”,让朱丹走上了主持的行业。后面的故事许多人都知道了。朱丹一毕业就进了浙江卫视,接下来迅速开始崭露头角,成为了浙江卫视的当家女主持。
       “面试浙江卫视的时候,我毫无准备地直接冲进了考场,衣服还是临时向之前合作过的姐姐借的”,朱丹想起面试当天穿的那套红西装,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的皮肤比较黑,偏偏选了件红西装,进了考场,稿子都没背,拿着借来的报纸瞄一眼说一句,所以毫不意外地,我落选了。”不过或许真的是这件红西装带来了幸运。新节目开播前两天,一位之前被录取的女主持忽然出了问题,要被替换掉,“台领导忽然想起‘那天有一个皮肤黑黑还穿着红西装的姑娘,她发挥得还挺自然’。”就这样,朱丹获得了浙江卫视的入场券。
       朱丹谦虚地表示,每一步都不是她自己的计划和选择,或许是因为“不管什么任务,只有什么都准备好了心里才踏实”,才让自己取得了成绩。
      尝试不一样的旅行
       此前的朱丹,在旅行中也是一样的保守和不安,每去一个地方,都要做好十足的准备工作才敢出门,她直言“我讨厌意料之外的东西”。但是,或许就从她下定决心从浙江台辞职的那一刻起,命运的转轮再次启动,她在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是时候开始不一样的人生了。”
       第一次的突破之旅,朱丹选在了澳门。“那是一次真正的毫无准备的旅行”,朱丹回忆道,由于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路痴,第一次自己一个人走在陌生城市的大街上,她甚至连转弯都不太敢,明明很想问路,看到警察过来却怎么也张不开口。“从浙江卫视辞职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就连生活态度也发生了转变。”朱丹说。
       一个曾经被不安全感包围、不做足准备根本不出门的人,当她真正开始尝试“不一样”的旅行的时候,究竟会疯狂到怎样的地步?朱丹选择的是——滑翔机。
       她在游记中这样写道:“我很恐高,我也很胆小,我超级惜命,一点点身体的不适都会让我委屈哭泣。可是,到尼泊尔的当下,我就决定,我要玩滑翔伞。别问我为什么,没法想为什么,想了为什么就不敢了。如果非得要原因,好吧,我需要一件可以让我炫耀一辈子的事。”
       “我们乘坐着汽车在山路上盘旋着向上,最终到达1600米高的山顶,从那里一口气飞下来。”朱丹讲道,“不过到了山顶之后,一行人并不是马上开始飞行,要‘等风来’。原来滑翔伞是需要等待的运动,风不来等风来飞,是你的总会来,不疾不徐。”风来了之后,一行人迅速背起行囊,排着队依次跳进了风中。或许是第一天风力较为缓和,朱丹只飞了15分钟,飞行过程柔和又顺畅,“脚甚至会擦过山顶的树”。
       不知是否是沉睡已久的冒险细胞终于被激活,短短15分钟的飞行并没有让朱丹得到充分的满足和释放,她在第二天独自上山,几乎是主动地一头扎进了风中,这一次他们飞上了2000米的高空,甚至老鹰都被他们压在了脚下。“我想象着我是只小鸟,我在我全新的天地玩耍。这种感觉棒极了……”
       “大概是教练看我的状态很好,就问我想不想玩更刺激的特技。该死的,别的英语我都听懂了,就这句没理解对,我兴奋地说‘可以啊’。于是,在他教我完全蜷缩好身体后,滑翔伞开始了超快速的360度大旋转!天啊,我几乎觉得我把我的灵魂丢了!”
       如果说滑翔是对天空的搏击,那么飞车则是在地面的飞翔。朱丹回忆起最疯狂的一次自驾经历时说道,“那一次是在德国自驾,刚好那一段高速不限速,而我又是紧跟着头车的第一辆车,所以只能拼命地踩油门,速度一直飙到了260—280迈。那时那刻,我仿佛能够听到血液在血管里奔跑的声音,这种极速行驶下的压力只有驾驶员才能体会到。”记者问道,速度这么高的时候是否会感到害怕、后悔时,朱丹毫不迟疑地答道:“人生就得这么疯狂一次。”
      路上的风景,一起欣赏
       在谈及男友周一围时,朱丹毫不掩饰脸上的甜蜜。“他是高智商,我是低智商。”朱丹告诉记者,每每与男友一起旅行,都是由男友来指定地方,她来定行程和攻略,“他负责信息收集,我负责实施。我们都太保守了,几乎从来都不会有突发状况出现。”
       唯一的一次“突发状况”或许就要数此前的一次西藏之行。朱丹回忆道,那次的高原反应让她全程都备受折磨。由于朱丹原本就有偏头痛,即使闻到烟味或含氧量降低都会头痛得不得了。但是在拉萨,她仍然一大早就起床,“玩命”似地爬上了布达拉宫,随后就坐在宫殿外的白墙下,动也动不了。朱丹还自嘲当时自己是“伪文艺”,“看起来好像是我靠着白墙,在看着光线随时间缓缓地流动,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因为严重的偏头痛和高原反应,我动也动不了了。”
       巧合的是,西藏对于男友周一围也是“心里的一个情结”。有了朱丹之前的痛苦经历,为了不让她担心,周一围背着朱丹偷偷报了西藏的行程,“结果两天就挂了盐水,因为他到西藏第一天就洗澡洗头,到处蹦跶,引发了强烈的高原反应。”朱丹哭笑不得地说道,“他生病的时候还故意瞒着我,病愈回来之后我才知道他在西藏竟然有过这么惊险的经历。从此以后,西藏估计会在我们的计划表上删掉吧。”
       不过,朱丹与男友的旅行并不都是充满着“搏命”的冒险。在两个人的旅行中,他们有着无数的共同点。“我们不习惯去国外大肆买东西,因为很多东西都是在国内可以买到的。所以我和一围出去旅行都是不带箱子的,直接一人一个背包就上路了。比如这次去伊豆,因为从东京机场打车去伊豆特别贵,要4800块钱。我们就一路背着包各种换乘,地铁、火车、汽车,因为选择的路线非常复杂,妹妹听到我们的计划很担心地说,‘你确定你们这样不会走丢吗?’”相对于在不同景点的“签到”式旅行,他们二人更倾向于静下来,享受度假的感觉。“我们有时候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人一本书,安静地看上一天。或者一起去逛逛菜市场,逛逛小店,在住所的周围徒步。”
      “我对人有渴望”
       “当回忆曾经去过的那么多地方,却无力地发现,除了地名,能记得的,很少。我去过那些地方,我也没有去过那些地方。因为那些地方没有我的气息,我的喜悦,我的观想。我只是个游客,我只是在走马观花。我不愿意就这样轻轻地和世界打招呼,真的就不带走一片云彩,那会是我会后悔的方式。于是,我想着改变,想着用至少一种方式纪念。而后再想起时,这些地方就都生动起来。那儿,终于成了我的地方……”
       如今,重新出发的朱丹用一种与众不同的方式再次踏上了旅途。她与新的节目团队一起飞到遥远的东南亚,去与当地的妇女儿童对话,不是用主持人的方式,而是以一位女性的角度,跟随着受访对象,去体验他们的生活。“这是一档旅行节目,名为《丹行线》,一季12集,每集15—20分钟。在出发之前,我完全不了解导演心中的剧本是怎样的,也不清楚接下来在当地会遇到哪些人和事。”看起来这与朱丹一贯的“拒绝意料之外的事物”的习惯大相径庭,然而,当她将自己多年来的经历和心路历程原原本本地“交给导演”时,当导演将制定的音乐、图书、手表等派发给她,要她提前将自己沉浸在导演所构建的世界之时,朱丹欣然接受了。
       或许,对于朱丹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旅行。“我不喜欢圣托里尼、马尔代夫这样的海岛,虽然在那里可以拍出很好看的照片,但是我觉得那不是旅行,仅仅是观光。”朱丹如此诠释她心目中的旅行:“我在步道上跑步,遇到同样在这里晨跑的外国游客,我们操着并不很熟练的英语互相对话,约定着什么时候可以在跑步的时候再遇到”“我漫无目的地散着步,迎面遇到海钓归来的朋友们,我把他们叫下车,拎着刚刚打上来的鱼,来不及擦干湿漉漉的身子,在路旁的小火锅摊就地一坐,享受地道的泰国火锅……”
       在旅行当中,美景只是被收藏在照片里,景点也只能算走马观花地“签到”,真正留存在人的记忆中的,恰恰就是那些不期而遇的惊喜,还有旅途中与陌生人的对话。朱丹以“贰小姐丹”的口吻,将旅行路上的每一次心灵触动一一记录,分享给每一位热爱旅行、关注着她的人。正如她在采访中所说的,“我对人有渴望,我渴望去触碰、去感知他们的心灵”,只是这一次,她不再以主持人、旁观者的姿态去采访别人,而是真正融入到当地的氛围中,用情感去感知,用脚步去探寻,用期待的心迎接路上的每一个惊喜。(申金鑫)
 

袁嘉骅:旅行路上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袁嘉骅:旅行路上感受人定

关于旅行,每个人对其的定义都不尽相同,而出生于马来西亚、成长在新加坡,后又在中国工作了20余年的袁嘉骅,却将自己的旅途描述得简单又纯粹——“是生活的换血”。出发前,不管你是慵懒的还是兴奋的,是处于人生的低谷还是高潮,旅途总可以用各种意外和转折将你

>>更多

优化游轮产品谨防“水土不

提到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开创了诸多行业先河”是很多中国游客对其的传统印象。2009年,皇家加勒比开启了第一条中国上海母港航线;之后的2012年至2013年间,皇家加勒比将被称为“亚洲巨无霸”的两条大船引入中国,将新兴的中国游轮市场推入“大船时代”;2015年至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网络社交 觅友组群难解孤

打开微信的通讯录,用手指滑屏翻至页面底部,一排小小的深灰色字迹会显示你究竟有多少位微信好友。外企品牌宣传专员李晓华的这一数字是1074,也就代表她在微信上拥有1074位好友,即便是在接受采访的短短一小时内,又有两个添加新好友的申请请求通过,微信新讯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