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屋顶水箱讲述主人故事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夏微雨 | 2016/12/26 8:49:05

       印度旁遮普邦位于该国西北部,毗邻巴基斯坦。这里因丰富生动的文化而出名,美食、音乐和舞蹈都独具特色。但很多人并不知道,旁遮普邦还有许多非常奢华的屋顶大水箱。这些水箱当然都是用来储水的,但其外表绝不像普通水箱那么了无生趣,而是千姿百态。
       这些屋顶水箱是如此的显眼,以至于你根本就无法忽视它。它们经过精心设计,有着各种出人意料的形状和尺寸,灵感完全来自于人们的兴趣和体验。很多水箱的形状真的是非常罕见,它们被做成了飞机、坦克、船、鸟、莲花或各种动物,甚至还有肌肉男的形状!当地人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但对外地游客而言,绝对是一道无法忽略的风景线。
       为何会出现如此千奇百怪的水箱,还得从旁遮普人的性格说起。在印度,旁遮普人以活泼、吵闹、挥霍而声名远扬,并热衷于借助奢华的方式来炫耀家庭的社会地位。建造平房、购买汽车和首饰是他们通常用来炫富的手段,但其花样远远要比这丰富得多。他们会对自己的汽车、卡车和拖拉机的内饰和外观做一些创意性的设计。然而,屋顶水箱则是彰显家庭财富和威望的最重要之所在。
       设计独特水箱的习俗在旁遮普邦早已有之,但近些年来此风尤甚,似乎蔓延到了整个旁遮普邦,大到城市、小到村庄,几乎家家户户,概莫能外。无论是穷是富,大家都追求在屋顶上打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水箱。即便是手头不太宽裕,也不能在水箱上省钱,这毕竟与一个家庭的尊严息息相关。事实上,当地居民不惜投入巨资,只为了打造出当地最棒的水箱。
       一般情况下,这些水箱都代表了主人的喜好和兴趣。由于人们的品位和偏好迥异,做出来的水箱形状也自然千奇百怪。如果有家人在国外生活的,屋顶上的水箱就可能是船或飞机的形状;如果主人是健美运动员,水箱就有可能是肌肉男的形状;如果儿子在参军,父亲就可能会把水箱做成坦克的形状。
      一位名叫兰焦德·马卡尔的居民说:“我的儿子在军队里,并且非常热爱军队。当他要去参军时,我为他做了这个坦克形状的水箱来鼓励他。无论何时回来看我们,他都会回忆起入伍时的情形,并且记起那份喜悦。”当然了,马卡尔一家也因儿子参军而备感自豪。
       所以,虽然对于有些家庭来说,水箱是家庭财政状况的象征,但是对另外一些家庭而言,水箱则代表着美好的回忆。因此,将旁遮普人建水箱的行为完全称之为炫富,是有失公允的,这些奇形怪状的水箱在很大程度上寄托着主人的情感。如果你见到一个公鸡形状的水箱,十有八九这家主人曾经养过一只他非常喜欢的公鸡。
       普里特焦德·辛格居住在旁遮普邦最大的城市卢迪亚纳市,他在自家屋顶上打造了一个老鹰形状的水箱来纪念他童年时的一个宠物。“小的时候我很喜欢宠物,特别是我养过的一只鹰”,他说,“当它死后,我就照着它的样子做了一个水箱。这是对它的纪念,我精心呵护这个水箱,并让它保持活灵活现的样子。”
       实际上,从水箱形状上还能了解到很多有关旁遮普邦的风土人情。比如,你可能会看到有水箱被做成了两头公牛的形状;或者是拖拉机的造型,驾驶室里还有一位围着天蓝色头巾的白胡子老汉。由此就可以联想到当地发达的农业,旁遮普邦可是被誉为印度的“饭碗”呢!
       旁遮普人还热衷于体育运动。他们不仅对当地非常盛行的“卡巴迪”运动情有独钟,对足球运动也很热爱。这就足以解释为什么你会在旁遮普邦看到足球形状的水箱了。
       毫无疑问,这些千姿百态的水箱给旁遮普人的生活增添了更多的活力,也让他们的文化更加丰富多姿。有时,居民为了炫耀会制作新的水箱,但他们也不会抛弃旧的,而是会用旧的水箱收集雨水。在夏天干旱的时候,他们有收集雨水的习惯。
       当地居民帕拉姆吉特·考尔说:“与其完全毁掉它们,还不如用来做些有用的事情。我们花很多钱修这些水箱,所以每当我新建一个水箱,就会用旧的来收集雨水。”你可别说,旁遮普人也有精打细算的一面呢!(夏微雨)

乌兰托娅:草原女儿...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乌兰托娅:草原女儿爱说路

“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一首《套马杆》不仅唱出了美丽辽阔的莽莽草原、唱出了草原女孩率性真挚的爱情,它动人心弦的旋律和朗朗上口的歌词,更是让人过耳难忘。
在与乌兰托娅见面的那个悠悠午后,蓝天白云笼罩下的北京

>>更多

用“恰如其分”的服务打动

近年来,各大邮轮公司都加大了在中国邮轮市场的部署,新母港的涌现、新航次和目的地的开发、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和服务……一系列的动作都让邮轮旅游市场变得异常火热,中国一时成为邮轮行业的商家们“群雄逐鹿”之地。“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邮轮市场已经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极简主义”由奢入俭拾初

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佐佐木住在东京的一间小公寓里,如果打开他的衣柜,会发现其中只有3件衬衫,4条裤子和4双袜子。这个36岁的杂志编辑正过着极简主义生活,他把家里收拾到几乎空无一物,朋友们甚至形容他的家像一间“审讯室”一般冷清。佐佐木只是日本社会中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