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漫途从头迈,豪情律动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胡百卉 | 2016/12/30 8:40:38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艰苦壮烈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之路在历史长河中熠熠生辉,而红军战士不畏险阻、勇往直前的长征精神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在12月初记者与媒体同仁、专家学者一道踏上了蜿蜒曲折的葱茏山岭,重走了一段红军的长征之路。耳边风声猎猎似乎依稀可闻曾经激昂的呐喊,脚下的尘土沙石也仿佛染尽了岁月沧桑;静默了百年的古树枝叶沙沙作响,宛如讲述着曾经崎岖难行、渡江跨河的漫漫长路上,多少英烈心怀家国、多少忠魂埋骨他乡。
      始于江西,“红色故都”历史深厚
       夜色渐浓,满载的大巴车伴着皎洁月光从赣州驶向于都,夏蓉高速的两侧山影重重,接连的坡路和隧道诉说着这一路穿山越岭的旅程。而即将到来的朝阳与霞光,除了翻开日历中崭新的一页,也将标志着此次重走长征之路的正式启程,恰如剧场大幕拉开时,舞台上明亮璀璨的灯光。
       望着车窗外的山水美景,曾经历史教科书里的文字,在脑海中变成了一段生动的记忆——外敌入侵,步步紧逼危机国运;内乱横行,革命根据地频遭“围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开始战略转移,轰轰烈烈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就此开启。
       江西于都的早晨天朗气清,穿上灰色军装、扎紧层层绑腿,即将踏上长征之路的“红军队伍”齐聚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纪念广场,朝气蓬勃的初阳为宽阔的场地注入着活力,浩荡的长征队伍就此开拔,从中央红军的始发地——于都,迈向“红色故都”瑞金。
      我对于瑞金的印象,大部分来自学校书本中的表述,而当亲身走进这座在中国革命历史上书写了光辉篇章的城市,才更理解了导游口中对瑞金的描述——这里是“一村一都市”“一景一红城”;一座宗祠,诉说着革命的前世今生;一口红井,浸润过几代人的心灵;一片旧址,铭刻着伟人经天纬地的身影;一草一木,留下先烈的血迹;一山一水,诉说着苏区精神。
       在前往瑞金“红色摇篮”景区的路上,我打开发到每个人手上的行程路线安排表,看到第一个景点“红井”时不禁有些疑惑和好奇,“红井”难道就是一口井?当车抵达目的地,率先下车的我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因为眼前除了青草绿树,便只有一口被包围起来的石井,从外表看来,与乡野中常见的井口似乎别无二致。而当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慢慢走近“红井”时,井口后的石碑上所刻著的赤金文字——“吃水不忘挖井人”,让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句家喻户晓的句子中所说的井,便是眼前的这口“红井”。
       我们还有幸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体验了“红井”取水。身着灰色军装的我们围在井边,认真地观察打水过程,在同心协力打出井水后,大家绽放出喜悦的笑脸。饮一口清冽的井水,遥想当年在毛主席带领下的红军战士,一锄一锹开井口、挖井水,耳边悠悠回荡着那首名为《红井水》的歌曲:“红井水哟,甜又清哎,水捧清泉想亲人,喝上一口哟红井水,一股暖流涌上心……”
       离开了红井景区,不远处便是被当地老百姓称为“一顶红军留下的八角帽”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大礼堂,这里曾经召开了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经年累月,这座旧礼堂的一桌一椅都刻着岁月的沧桑。讲台两旁斜插着的红色党旗和上方悬挂着的赤红条幅,将人们的思绪带回到了曾经的红色岁月当中。和身着军装的同行伙伴们一起坐在长凳上,望着台上的件件物什,倾听着工作人员的详细介绍,身临其境之中,便更觉感受深刻。
      客家味浓,“红色小上海”风华荣昌
       福建省长汀县与江西瑞金相比邻,如今已有千年历史,悠远的客家文化在这里留下深刻印记。长汀县散发着古朴宁静的味道。走进长汀县苏维埃政府旧址的纪念馆,入门处便能看见平铺在整面墙体上的块块展板,展板上黑白色的照片诉说着这里的历史。而在中间红橙两色的亮色展板上,贴着“红色小上海”字样,在镁光灯的照射下引人注目。走进展馆,仿真的彩塑人像、桌椅和货物,让人更加直观地通过典型的细节和场景,回想这里曾经的生活景象。
       不同于县城中的热闹和拥挤,长汀县南山镇的中复村里,一座古旧的廊桥、一条古老的长街,同样在史书上留下了笔墨。坐落在苍翠的松毛岭下,中复村村口处流水潺潺,一座廊桥连接了两侧河岸,而在廊桥左上的木板上“救国不分男女老幼”八个大字标语清晰可见。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这里便是当年红军的征兵处,前桥的四根柱子上都刻有一条标线,这条征兵所用的标线和带枪刺的步枪一样高,身高达到这个高度的青年便可参军,因而这里也被称为“红军桥”。
       走过简朴的古桥,一条古道在眼前延展开来。在卵石铺砌的街道两侧,几乎每门每户都插着一面党旗,微风阵阵、党旗昭昭。据介绍,这条曾经商贾云集的古街道,为当年的红军长征提供了大批物资,因此便被称为“红军街”。沿着石子路走到红军街深处,在观寿公祠的门匾后侧,还悬挂着一块写有“松毛岭战役指挥部旧址”的匾额,推开高大的木门,里面古旧的院落便是曾经松毛岭战役的指挥部。在这场敌强我弱的惨烈战役之中,万余名红军战士身献松毛岭。英勇的红军战士给了敌军以重创,但却终因敌强我弱而被迫全线撤退。在观寿公祠的前方,立着一块用赤色写着“零公里处”的石碑,曾经在松毛岭战役中牺牲惨重的红九军团便在石块前的空地庄严誓师,踏上了漫漫长征之路。而路行至此的我们,也如同当年的红军战士一样,接过村民递来的热鸡蛋、饮上一碗壮行酒,在暮色将至之时开始了新的征程。
      由粤入桂,雄关热血荡气回肠
       从闽南转入岭南粤省的韶关,梅关古道渐渐在眼前延伸开来,从南到北像一条纽带,把长江和珠江连接起来。梅关古道被两峰夹峙,虎踞梅岭,如同一道城门将广东、江西隔开,历来是南北交通要道,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踏上梅关古道前,必经一条蜿蜒的乡间小路,小路旁的农家屋舍中,生活在此的人们过着宁静淳朴的生活,时而有家禽从院子中溜出来,却被我们行进的队伍吓得躲了回去。小路两侧的草木苍苍,时而有挑着担子的农家人从我们身旁侧身而过,天气晴好,从高处能眺望到远处的风景。一路向梅岭而行,从梅关古道起始处的来雁亭,走到立着写有“梅岭”石碑、有“一步跨二省”之说的梅关关楼,两旁古老的树木枝叶繁茂,一步之间便是广东和江西两省。
       在酒海井红军烈士墓纪念碑处,我们怀着崇敬之情,为在此牺牲的红军战士们献上花束。仰望石碑,让人不禁回想长征岁月里,红军战士们的英勇奋战和热血激昂。从纪念碑前的酒海井向下望去,井下幽深无声的井水,让我感到内心深处的寒凉。沉思往事立残阳,上百名身受重伤的红军战士被弃于酒海井下,而此处曾经洒满热血的地方如今已是满目苍翠。此刻,仰望着酒海井旁的烈士碑、英雄冢,夕阳余晖里仿佛投影着无数在这里前仆后继、慷慨赴义的红军战士,他们用年轻的生命浇灌出了如今的草木葱郁、繁花盛开。
(胡百卉)
 

乌兰托娅:草原女儿...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乌兰托娅:草原女儿爱说路

“给我一片白云,一朵洁白的想象;给我一阵清风,吹开百花香……”一首《套马杆》不仅唱出了美丽辽阔的莽莽草原、唱出了草原女孩率性真挚的爱情,它动人心弦的旋律和朗朗上口的歌词,更是让人过耳难忘。
在与乌兰托娅见面的那个悠悠午后,蓝天白云笼罩下的北京

>>更多

用“恰如其分”的服务打动

近年来,各大邮轮公司都加大了在中国邮轮市场的部署,新母港的涌现、新航次和目的地的开发、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和服务……一系列的动作都让邮轮旅游市场变得异常火热,中国一时成为邮轮行业的商家们“群雄逐鹿”之地。“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邮轮市场已经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极简主义”由奢入俭拾初

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佐佐木住在东京的一间小公寓里,如果打开他的衣柜,会发现其中只有3件衬衫,4条裤子和4双袜子。这个36岁的杂志编辑正过着极简主义生活,他把家里收拾到几乎空无一物,朋友们甚至形容他的家像一间“审讯室”一般冷清。佐佐木只是日本社会中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