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华尔道夫:时间在这里停摆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顾欣宜 | 2017/1/6 9:17:06

       华尔道夫,奢华的代名词。可是来到位于北京金宝街的华尔道夫酒店,我不禁产生了一丝困惑:虽然金色的全铜主体建筑恢弘大气,可是既没有现代化的电动旋转门,也没有挂着水晶吊灯的气派大堂,这般的“低调”,是如何成为世界名人和政要最爱下榻的酒店的呢?
       身着英式呢子大衣和圆顶礼帽的迎宾员打开了金色大门,微笑鞠躬:“欢迎来到华尔道夫酒店。”我的“解惑之旅”就此开始。其实,还未到华尔道夫之前,就早已听过有关华尔道夫“孔雀廊”的故事:1893年,威廉姆·沃尔道夫·阿斯特(William Waldorf Astor)在纽约曼哈顿建起了当时最豪华的酒店,4年后他的表弟约翰·雅各布·阿斯特(John Jacob Astor IV)在隔壁开了一家类似的酒店,两家酒店由一条长廊连接,这就是华尔道夫酒店的前身。由于当时出入酒店的都是达官贵人、名流雅士,而他们爱用孔雀的羽毛装饰衣物以显示尊贵的身份,所以这条长廊便被称为了“孔雀廊”。100多年过去了,“孔雀廊”成为了每家华尔道夫酒店的必备因素。在北京华尔道夫酒店,从大门向里走去,左手边便是著名的“孔雀廊”,走过这条长廊,欣赏长廊两边和尽头的油画,华尔道夫的百年历史似乎就在眼前铺陈开来。
       而有趣的是,华尔道夫酒店也和中国近现代的一位历史人物有着割不断的情缘。李鸿章在19世纪末考察欧美各国时,在纽约下榻的酒店便是华尔道夫酒店,他也成为了第一位入住华尔道夫的华人政要。而在北京华尔道夫酒店的门外,有一棵郁郁葱葱的古树,从二楼的会议室探出去,似乎伸手便可触摸到古树枝干上那饱经沧桑岁月的纹路。这棵古树便是李鸿章当年手植的。为了保护这棵古树和与李鸿章之间的难解之缘,北京华尔道夫酒店在建造时整体向后挪了一段距离,为古树留出了足够的生存空间。
       在酒店中徜徉,我的疑惑逐渐解开,这里没有华丽浮夸的装饰,因为华尔道夫并不靠浮华来彰显尊贵。与其说这是一家酒店,我更愿意将它当作一间艺术廊,慢慢地走、细细地品,每一件艺术品,大到一幅油画,小到一个摆件,都有独特的故事等着你去探寻。而这便是华尔道夫的魅力所在,它像一本老书,没有亮眼的封皮和华丽的辞藻,但是其中的每一个字眼都深藏着故事,值得你去反复琢磨,怎么看都看不厌。
       一间华尔道夫酒店,就是一间艺术殿堂,走进酒店的大门,就像是打开了一个装满神奇故事的匣子,许许多多的故事在这里呈现,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等待着人们在这里书写。走到纯金打造的“老祖父钟”前,北京华尔道夫酒店的市场传讯经理杨怡婧介绍道,“在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也有这样的一座‘老祖父钟’。不同的是,北京的这座大钟采用的是中式钟表的形态,表达了对中华文化的尊重。”而“老祖父钟”展现的正是华尔道夫酒店让“时间在这里停摆”的宗旨。
       在北京华尔道夫酒店中流连,赏几幅油画,听几段往事,品几样美食,时间在这里停摆,而故事,正由此开始……
(顾欣宜)

堡河园海波尔多,岁酿美好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堡河园海波尔多,岁酿美好

近了,车窗外的风景也变成了心中波尔多的模样,大树阔田,山坡老藤,湿地河流,褐顶黄墙,老宅尖塔。而车缓缓驶入波尔多火车站,内心被突如其来的宏大所击中,华丽的穹顶、精细的雕刻让这座百年建筑摄人心魄,到酒店的路上更是目不暇接,一排排高大整齐的宫殿

>>更多

融合时代下向“全服务”迈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的“爆买”旋风席卷日本,举世瞩目;而2016年访日中国游客的旅游消费额则高达1兆475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4亿元),其中购物的占比约近40%。引发“爆买”旋风的日本最大规模免税店——乐购仕(Laox)株式会社社长罗怡文在接受记者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年龄迷航:风口重燃鲜活自

在古代,你能通过一个人的年龄、衣着服饰、性别来判断这个个体的大致身份。例如封建社会中,官场上沿用品色衣制度,官职的品级不同,所着衣色也会不同。等级的森严,不容人们僭越。
然而现代社会中,人们的身份坐标、年龄坐标正在发生松动与错乱。70岁的老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