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旭东:以海洋视角拥抱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胡茜茹 | 2017/1/9 9:36:08

       初见杨旭东时,他以卓易云创事业部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的工作身份在一场战略合作发布会现身。当他在台上针对科技行业动态侃侃而谈时,台下应该不会有多少人想到,他同时还是一位相当专业的潜水爱好者。他是GUE组织(全球水下探险者协会,后文简称水下探协)的会员,也拥有PADI(国际专业潜水教练协会)潜水教练资质,目前他是水下探协教练候选人,即将成为全国第四名水下探协教练。他爱潜水,也爱自驾。杨旭东说,制定旅行计划时,很多细节都是他的太太在张罗,他属于被动的一方,只有在两件事上他是主动的,那就是潜水与自驾。

      让车轮碾过每一寸热土
       杨旭东喜欢自驾,是因为他喜欢开车,钟情于手握方向盘驰骋在路上的感觉。2012年冬天,杨旭东和太太飞去美国来了一场加州自驾游,一路驾车驰骋在1号公路上,来自太平洋的温润海风透过车窗扑打在脸上,壮丽滨海风光尽收眼底。“当时正好是圣诞期间,当地人基本上都回家团聚了,所以街道上冷冷清清,绝大部分商店都关门了。不过我们最终还是找到了一个吃鱼的地方,跟着他们一起过了个圣诞。”杨旭东说道。
       然而,让杨旭东印象更为深刻的则是2010年那场西藏自驾之旅。他从上海出发,一路向西而行,青藏进,川藏出,再回上海,完成了一场历经22天、总路程长达1.1万公里的自驾之行。去西藏自驾基本上都会选择走318国道,它也是一条以自然风景著称的“景观大道”,杨旭东本来期待走318国道时能饱览一路壮丽风光,没想到竟遇上了修路。“白天修路,只有晚间才放行车辆,且是单边放行,每4小时再换另一边放行。所以我们基本上都是半夜摸黑上路,加上当时的导航设备路线更新没那么及时,我们好几次都差点开到悬崖边上,当时只求别迷路,欣赏沿途风光基本是无从谈起了。”除了惊险与辛苦,杨旭东这一路还结识了好几位有趣的新朋友。“其中一位是在西宁遇到的餐厅老板,我本身对人文话题很感兴趣,而他是一位穆斯林,与他聊天让我对伊斯兰文化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杨旭东接着说道,“还有一位在西藏结识的藏族小伙子,帅气模样酷似郭富城,当时他在一家餐厅当厨师。他的生活理念很洒脱,没钱时就去工作挣钱,攒下一笔钱之后就去享受生活,这跟我们常年在办公室敲代码的紧张状态很不一样。”至今,杨旭东一家人仍与这位藏族小伙子保持着联系。
      潜下去,探索海洋世界
       杨旭东半年前刚去过一次菲律宾海豚湾,他坦言一般一年会去三四次菲律宾,都是为了潜水。身为公司首席技术官的他平日工作繁忙,但也学会了如何“忙里偷闲”调整节奏去潜水。“潜水圈里边有个词叫‘鸡血潜’,就是飞过去,潜两三天水,然后休息一天,再乘坐飞机回来。我去菲律宾潜水,一般都选择周末再加两天,一共4天的行程。”
       水下探协是关于潜水的非营利性国际组织,该机构的三大宗旨是环保、探险和教育。杨旭东现在回首看,当初与之接触是一件机缘巧合的事。2012年,他去菲律宾阿尼洛学潜水的时候,偶然碰到国内几位资深潜水前辈在那上水下探协的课。“当时他们从水里面上来,我一看这装备不一般,除了面镜、脚蹼一样,其他装备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浓厚的兴趣与好奇心让杨旭东主动上前攀谈,随后与这几位在潜水圈相当有名气的专业玩家结下了深厚友谊,他也因此很快地从休闲潜水转向到技术潜水领域。潜水分休闲潜水和技术潜水。休闲潜水也被称为“免减压潜水”,维持在休闲潜水的免减压极限范围之内,人可直接上升到水面;而技术潜水则是在经历了深度和时间的积累之后,必须按照减压程序进行阶段停留,减压完成之后才能升到水面。另外,密闭空间例如沉船、洞穴潜水,也在技术潜水的范畴。技术潜水的核心动力源自于人类想要拜访相对很少人能够达到的水底世界的渴望。在海的深处,有生存在深层暗礁里的罕见有机生物,还有静静沉在海底守着当年某个惊涛骇浪故事的沉船。杨旭东说,“菲律宾有几个适合技术潜水的地方,其一是当年的美军太平洋舰队基地苏比克湾,那个地方有大量的沉船。此外,科隆岛的海域也有不少沉船。技术潜水者有一大爱好就是探索沉船。”
       在成为水下探协成员之后,杨旭东和其他志同道合的成员们也会在中国境内开展一些水下探协项目,2016年他们就做了一个千岛湖水下古村落的潜水项目,包括如何与当地政府沟通,如何筹集资金等,都需要成员们自己亲力亲为。“目前基本上都是我们成员自己出钱,毕竟技术潜水是一项蛮花钱的运动,在水下每呼吸一口气都是钱。”他笑着说道。
       在去过这么多地方潜水之后,印尼的达拉湾是杨旭东印象最深的潜水目的地。达拉湾蕴含丰富的海洋生物种类,周围潜点众多,来这里可以进行峭壁潜、洞潜以及珊瑚礁岸潜,在巨大的海浪风暴中感受大自然带来的震撼,在水母湖中与罕见的无毒水母同游。他曾看到一条十几米长的鲸鲨从面前游过去,这个画面和感觉完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述。“一个庞然大物,在离你不到一米远的地方游过去。其实这是没有危险性的。”杨旭东表示,潜水本身并不危险,包括很多海洋生物也是没有攻击性的,那危险主要来源于什么?大部分来自人为因素。“职业一点的潜水教练都会看潮汐表,看当地的天气状况,如果不适合潜水就不潜了,所以来自自然环境的危险是可以尽量避免的。但比如说自己违规贸然下水,或者你只能潜30米却非要潜到60米,使用不正确的气体,又或者是在水下用手乱摸,这些人为因素都会导致不可控的结果。”
       杨旭东还说到了一点,纠正了记者之前的错误认知——原认为潜水会多少破坏到海洋生态的可持续发展,但其实并不会。杨旭东提到了阿尼洛这个例子,阿尼洛是个很朴素的菲律宾小镇,离首都马尼拉不过两三小时车程,很多人来这儿纯粹是为了潜水,享受鱼翔浅底的乐趣。“原先阿尼洛没有珊瑚,但菲律宾政府为了促进当地旅游,人工种植了珊瑚,在全球珊瑚数量下降的大环境下,这一举措是十分有益的。”他还表示为了防止对珊瑚的白化,专业潜水员从来不涂防晒霜下水。此外,各大新闻媒体也常能见到潜水员对海洋生态的保护行为。“比如,有座头鲸被船的绳索套住了,或者海龟在水下受伤了,潜水员都会积极营救。我们去千岛湖训练潜水时,也会把水里看到的塑料瓶垃圾带上来。”杨旭东说道。
      一家三口对海的热爱
       其实,杨旭东早在2007年就产生了想学潜水的念头,但当时的他甚至还不会游泳,对于潜水这件事也一直没有付诸于行动。直到2012年,他的太太对他说,“我们一起去阿尼洛学潜水吧。”这才开启了他的潜水之路,也让他彻底爱上了潜水这项运动。而最开始提议要学潜水的太太,却因为后来怀孕不得不中断了潜水学习,毕竟孕期潜水还是有风险的。那段时间,她也会陪着杨旭东一起坐船出海,当杨旭东跳下船潜进深海时,她也跟着扑通跳下去,但不往下潜,只漂在海面游水玩,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一个人——确切来说是两个人,静静地泡在海水里,看鱼、看珊瑚,就好像我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也在借着我的眼睛张望这个神奇的世界一样。虽然不是潜水,但是那段经历那种感觉,真的非常奇妙。”
       结婚之后,基本上每次出游,杨旭东都会和太太结伴而行。“她现在是全职太太,但实际上理工科背景出身的她个性非常独立,也比较强势。”杨旭东说2013年太太怀孕时,一直坚持上班到预产期的前一周才休产假,还表示生完两个月以后就回去工作,但女儿小麦子的出生却彻底改变了她的想法,在带了一段时间后,她突然告诉杨旭东决定离职在家专心陪伴女儿的成长,至今已有整整3年。2015年年底,杨旭东的太太机缘巧合出镜拍摄了特仑苏的年度广告。这个广告短片不仅在各大电视台、视频网站轮番播放,北上广各大城市的写字楼、购物商场的大屏幕也能看到这则广告片。短片中,她以新手妈妈兼潜水爱好者的身份本色出演。为什么爱上了潜水?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杨旭东和他的太太有一致的认同:“人是陆地生物,只能体会到陆地上的存在方式,看世界的角度也完全是一个陆地生物的角度。所以,如果能潜到水下,就像是打开了一种全新的存在,可以以一个水中生物的角度去看这个世界。当从水下回到岸上时,整个人看世界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如今,女儿小麦子刚满3岁。在她8个月大的时候,就跟父母一起去了泰国看大海。杨旭东笑言,如今小麦子护照上盖的戳都快赶上自己了,“我从来没觉得带孩子出远门是件麻烦事,她从小到大每晚都是我哄入睡的。”杨旭东说女儿现在就特别喜欢玩水,他打算在她长到8岁后教她学潜水。
       2014年,杨旭东经过层层考核,取得了PADI潜水教练资格证。对于即将到来的春节,他已经计划好带太太和女儿去墨西哥坎昆度假,“一方面去那儿游玩,一方面也是要去坎昆上洞穴潜水课。”全家人出游,购买机票、申请签证这些事项一般都是由杨旭东来准备。“我太太有时比较马虎。”杨旭东微笑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宠溺。
       多年前,杨旭东看过一部关于加拉帕戈斯群岛的纪录片,“看完之后,我就想我一定要去那个地方。”加拉帕戈斯位于南美大陆附近的海域,达尔文在环球旅行时经过这个岛,发现了很多只有这个岛上才有的物种,由于远离大陆,这里的动植物以自己固有的特色进化着,加拉帕戈斯也因此被称为“独特的生物进化博物馆和陈列室”。加拉帕戈斯属于厄瓜多尔,这个遥远的小岛2016年终于宣布对中国免签,“我要尽快计划去一趟。”这个梦想离杨旭东又近了一步。(胡茜茹)

张庆辉:摄影跑步悟时尚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张庆辉:摄影跑步悟时尚

身为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的会长,忙碌是张庆辉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和他的见面约在了位于北京798艺术中心的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来到他的办公室,他刚和人谈完事,又赶紧坐下接受记者的采访,1个多小时的交谈中,张庆辉丝毫没有疲态,不断地向记者表达着他对时尚

>>更多

用“恰如其分”的服务打动

近年来,各大邮轮公司都加大了在中国邮轮市场的部署,新母港的涌现、新航次和目的地的开发、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和服务……一系列的动作都让邮轮旅游市场变得异常火热,中国一时成为邮轮行业的商家们“群雄逐鹿”之地。“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的邮轮市场已经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极简主义”由奢入俭拾初

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的佐佐木住在东京的一间小公寓里,如果打开他的衣柜,会发现其中只有3件衬衫,4条裤子和4双袜子。这个36岁的杂志编辑正过着极简主义生活,他把家里收拾到几乎空无一物,朋友们甚至形容他的家像一间“审讯室”一般冷清。佐佐木只是日本社会中选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