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军:寻情重义爱“唐乡”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汪盈 | 2017/1/23 8:41:30

       与张晓军的采访约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这大好天气正如他对旅游业几十年如一日的钟情与热爱。从我国旅游业这几年的发展回顾与对未来的展望,聊到他个人经历过的最“惊悚”的旅行和被他称作“小儿子”的唐乡拓展规划,记者不禁被这洋溢着的热情所感染。虽然他笑称,“从成为旅游人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办法享受旅游了”,但看他对旅游业说不尽道不完的热爱,又有谁会否认,做个旅游人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呢?
      深入行业,对我国旅游业发展充满信心
       谈到我国旅游业的现状和这几年来的发展,张晓军用“60后”的语言习惯概括道:形势一片大好!“各级政府对旅游业的空前重视、国家旅游局全新的施政思路和旅游市场的成熟,使得我国旅游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良好发展形势。全域旅游发展理念,解决了一直以来制约我国旅游业发展的两大问题:第一,打破了资源、市场、产品和管理上的画地为牢,资源应该是共享的,市场应该没有边界,产品应该是联合打造的,管理也应该是统一的;第二,全域旅游解决了我国旅游市场上的供需不平衡,数年前唐人就率先提出产业向旅游业转化的理念,而全域旅游促进了产业的转化,实现了产业融合,因为只有从旅游局主导的部门联动发展到政府主导的部门合作,产业的转化与融合才能够真正被实现,而只有产业融合才能适应如今市场的供需要求。所以可以说,全域旅游的理念在根本上、长远上和战略上解决了我国旅游业最核心的问题。全域旅游实行这几年来,不仅成为各级政府的共识,也成为业界共同的行动。我们可喜地发现,全域旅游令各地政府和社会各界发展旅游业的热情高涨,发展旅游业的路径也更加的理性和科学,同时所吸引的产业资本、尤其是非旅游业的产业资本也空前得多。旅游业,已经当仁不让地成为各路资本竞相追捧的热点领域。举个例子,早些年,在房地产商刚开始涉足旅游业时,业内对此的争论非常多,而现在看来,产业融合得非常好,尤其房地产商在古城、古镇、古村落的开发上来看,思想理性,力度空前。越来越多的杰出人才加入到旅游行业来。我认为我们旅游人应该向我们的非同行或者说是新同行学习,这种压力使旅游人必须反思并做得更好。”
       再来谈谈旅游扶贫。张晓军表示,社会责任一直以来都是旅游企业的短板。比如,很少有旅游企业会发布年度社会责任报告。“国家旅游局所提出的旅游精准扶贫政策,为旅游企业发挥社会职能、承担社会责任找到了一个新的出口。在这一政策成为业界共识后,旅游人明白旅游扶贫不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事,而是一件必须做并且必须做好的事,旅游人会变得更加自省、自律、自觉。”
       谈及对我国旅游业未来的展望时,张晓军说他充满信心。“相信我国旅游业的管理和促进体制会变得更加科学和完善;产业融合的速度、深度、广度会持续,旅游业将吸引更多精英人才和团队;旅游业会成为发展最快的创新领域和越来越热的创业领域;旅游市场则会更加细分,比如女性市场还可以被细分为年轻女性市场和中年女性市场,市场越细分就越具有个性化魅力,而旅游者人数的增加又会将小众市场变得大众化……”他告诉记者,如果用一句话总结,那就是旅游业将真正变成幸福产业,“就像我们唐人的使命:寻找快乐、发现快乐、创意快乐、传播快乐。”
      偏爱自驾,寻找旅行的意义
       张晓军笑称,其实他根本“不爱”旅游,因为当某种生活方式完全变成了工作时,这个人就将失去这种生活方式。“我进入旅游业之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旅游局,工作调动前,我的所有领导和朋友都说,旅游局是个管吃喝玩乐的好单位。而当我一个人开车跑到京郊某景区查处停车场乱收费,第一只脚落在这个景区的地面上时,我就知道我这辈子再也不能像个消费者一样享受旅游了。”他告诉记者,作为旅游专家,经常为各地做旅游咨询和规划,去到一个景区、一家酒店或是一间餐厅时,他很难看到优点,眼中都是毛病,想的都是提升。因为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极致的旅游产品。
       聊起国内最喜欢的旅游目的地,张晓军直截了当地说,“20年前,我最喜欢的是三亚和大理,但今年我去了一趟大理,以后再也不想去了。可以说,大理是建设性破坏最大的一个地方。20年前,苍山、洱海距离城市很远,想去看崇圣寺三塔和蝴蝶泉,你得走很长一段路,但现在这些山水景观和城市连在了一起,洱海变成了大理的一个内湖。”他心痛地表示,“曾经苍山脚下只有白族的传统村落,而如今苍山脚下都是房地产项目,洱海的湖岸线也全部被房地产项目破坏了,美好的景色已经荡然无存。作为一个来寻梦的游客,我得到的只有深深的失望。”
       令人欣喜的是三亚,因为尊重知识,它在科学合理的开发过程中保持着最初的美好。“其实我个人对旅游的诉求很低,一间可以住得很舒服的酒店、一本可读性强的书就可以了。我每次去三亚度假就是这样的。三亚的气候和景观我很喜欢。”张晓军还表示,除了三亚,杭州和成都也是他的心头好,“杭州和成都这两座城市有着完善的旅游服务体系,同时城市的风貌和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也很吸引我。”
       而对出境游的诉求,张晓军告诉记者,他更看重情怀和旅行的意义。“对我个人而言,最喜欢的是俄罗斯,因为我早年俄语很好,虽然现在只记得零星的几个单词。俄罗斯对我来说是一种情怀的所在。而且近年来,俄罗斯的红色旅游做得非常好,吸引着全世界对红色旅游感兴趣的人,红色旅游讲的也是一种情怀。”他表示,自己还看重家庭亲子游中的教育意义,“我今年还有一个未完成的旅行计划,就是带孩子去北欧,因为他的同学对他说,他们都被大人骗了,世界上根本没有圣诞老人。所以我要带他去芬兰看看圣诞老人的家。”
       谈及什么才是他最偏爱的旅行方式,张晓军表示,那一定是自驾了。“在线上租车软件还没有出现的时候,我就开始自驾游,出门开的都是自己的车。因为坐车和开车是完全不一样的,坐车是一种被动接受,而开车则是完全的主动,你必须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前方的路,这也让我可以用一种全新的视角去审视一个地方的旅游业,因为只有你自己开车,才知道当地的公共服务体系怎样,道路设施如何,标牌的设计是否合理和有特色,现在自驾已经成为我的一种很好的工作和旅行方式。”
       回忆起最“惊悚”的出行经历,张晓军告诉记者,早在1995年,那时他还没有进入旅游行业,在中央部委工作的他有一次陪同领导到四川的凉山州出差,那一次的工作旅行至今让他津津乐道。“那会儿当地还没有开发旅游,交通也十分不便利,我们先飞到成都,又飞到西昌,然后驾驶两辆车一前一后开往泸沽湖。山路非常颠簸、艰险,一会儿爬到山顶,一会儿冲到山谷,途中有被山火烧毁的漆黑的林子,很久见不到人烟,忽然路边出现一个身披蓑衣、脚上蹬着‘绿军臭’的人,脸是黝黑的,擦肩而过时,他对你微微一笑露出牙齿,雪白的,很瘆人。”他讲到,一路上自己一直手举一台当时很时尚、拉风的袖珍摄像机,拍摄窗外景色的同时不停地报时,因为崎岖危险的山路早就让他做好了随时翻车、以身殉职的心理准备。
      “终于到达泸沽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当地的条件很艰苦,遥望远处的云南有灯火点点,这边却漆黑一片。当地人开车叫上我,去附近的摩梭寨子,竟然又接上了十几个穿着盛装的摩梭姑娘,全都兴高采烈地挤在了一辆越野车的后座上,因为那一晚,为了迎接我们,当地开篝火晚会。这些姑娘都是去跳舞的,我们也被拉去一起狂欢。”张晓军表示,虽然路途惊悚、条件艰苦,但是关于那一次旅途中有趣的回忆至今依旧鲜活如初。
      “小儿子”唐乡是毕生的事业
       张晓军告诉记者,1999年他离开政府进入企业,开始了属于自己的创业之路。“17年来,我尝试了3次创业,第一次做的是游乐项目速降,一开始虽然获得了成功,掘到了下海以来的第一桶金,但是大批质量差价格低的竞争者和我们玩起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游戏,我们输了,先驱成了先烈;第二次创业做的是旅游规划,我们稳扎稳打获得了成功;第三次就是唐乡了,这是最令我感到骄傲的一次创业。”
       “唐乡”是唐人智库独家规划设计、投资开发与运营管理的新型乡村社区建设项目。“唐乡”首创乡村资产运营与管理的新模式,发挥唐人集团规划设计、投资运营、品牌管理和标准化建设四位一体的独有开发体系,提供新乡居生活社区建设的整体解决方案。张晓军表示,“2014年8月28日,第一个唐乡在河北承德金山岭长城附近落成,在揭幕仪式开始前的那个早晨,我还在带领整个团队铺草皮。唐乡是我难度最大的一次创业,边设计边施工,基于6年乡村旅游规划设计与研究的职业积累,成为我们思考、策划与筹备唐乡最大的财富和基础。有了这样的积累,唐乡雏形只用了半个月就做出来了,揭幕仪式之后,唐乡一炮而红,成为了乡村建设的新模式和农宅利用的新途径,同时填补了乡村旅游业态的空白。”他告诉记者,唐乡对他来说不只是一次成功的创业,更是他投入更多心血、感情养育的第三个“孩子”。唐乡在行业内拿了许多的“第一”,这让他非常有成就感,“打造唐乡等于是在一个新的领域在做全新的事情,这能完全施展你的想像力,试试看有多少想像是可以被实现的。”他表示,2017年大家将看到更多的新唐乡。
       2016年年底,唐乡再次发布了全新的概念——唐乡小镇。“这需要政府、企业、村民多方的努力,我们对传统村落、传统建筑和地域文化怀有敬畏之心,在不拆一砖一瓦、不砍一草一木的前提下,打造不一样的乡居生活方式。”张晓军表示,唐乡致力于将我国乡村打造成既让当地村民宜居宜业的生产生活综合体,又适合城里人休闲度假的乡村社区,建设许多个让当地村民和城里人能够共建共享的世外桃源。(汪   盈)
 

“盛世公主”重游丝路..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盛世公主”重游丝路讲中

初夏时分,正是地中海地区阳光灿烂的时候。罗马气势恢宏的斗兽场在一碧如洗的晴空下睥睨着尘世,那不勒斯彩色的街道在烈日下招摇,雅典卫城坍圮的石柱反射出光影斑驳的历史……如果你有机会坐着邮轮欣赏这些或厚重或艳丽的景色,你愿意吗?
我早就听人谈论过

>>更多

融合时代下向“全服务”迈

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访日中国游客的“爆买”旋风席卷日本,举世瞩目;而2016年访日中国游客的旅游消费额则高达1兆475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04亿元),其中购物的占比约近40%。引发“爆买”旋风的日本最大规模免税店——乐购仕(Laox)株式会社社长罗怡文在接受记者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网络社交 觅友组群难解孤

打开微信的通讯录,用手指滑屏翻至页面底部,一排小小的深灰色字迹会显示你究竟有多少位微信好友。外企品牌宣传专员李晓华的这一数字是1074,也就代表她在微信上拥有1074位好友,即便是在接受采访的短短一小时内,又有两个添加新好友的申请请求通过,微信新讯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