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慧林:创业梦想细水长流

来源:环球时报都市生活   | 作者:徐玲珏 | 2017/3/10 9:31:58

       80后、常春藤毕业、应用经济及管理硕士、投行工作……这看起来是一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香港年轻人非常顺风顺水的人生。作为亚洲的金融中心,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通常是香港年轻人的第一选择,然而,在20岁出头就过上了这种生活的沈慧林却不甘于此。6年前,25岁的沈慧林以“万众希望的泉源”为寓意创立了万希泉品牌,开始售卖陀飞轮手表。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很多人都好奇为什么我会投身传统工业,因为做工业在香港已经很难了,做品牌更是难上加难。”想法为行动打下基石,而态度为行动添砖加瓦,“难”这个字会将大多数人挡在行动的第一步,但却没有挡住沈慧林。

     “创业需要一个契机,说服自己也说服家人”
       陀飞轮表是瑞士钟表大师路易·宝玑在1795年发明的一种钟表调速装置。普通的机械表,由于受到发条松紧度、金属疲劳以及地心引力的影响,误差较大;陀飞轮调速器,是惟一可以不受地心引力影响,也是机械表历史上最复杂工艺技术之一。而万希泉是香港目前唯一一个高档陀飞轮手表品牌。
  如果你路过香港的红勘隧道,便可以看到那里巨幅的广告牌上赫然悬挂万希泉手表的广告,“能拿下那一块广告位真的非常不容易。”沈慧林说。在热门的地点拿下如此巨幅的广告位,便可以窥见这个创立七年的品牌不容小觑。时光倒回2010年之前,听沈慧林的讲述,会发现品牌今日的成就并非偶得。
  一直对经济学非常有兴趣的沈慧林在南加州大学完成本科,拿到了经济加金融的双学位之后去了纽约常春藤名校康乃尔大学攻读经济学的硕士。“毕业时恰逢金融海啸,美国第4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由于投资失利申请破产保护,对于刚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的我来说,就业环境有些困难。”当时,沈慧林的许多同学都选择创业,沈慧林也非常犹豫,不知道该从什么领域着手。“当时有想过做IT、做留学,可是我面临的问题是首先我不了解这些领域,其次这些领域的发展变化很快,我也没有充足的时间去学习,无法估计成本与风险。”直到写毕业论文时,沈慧林的创业构想终于渐渐清晰。
  采访之中,沈慧林为我展示了他装帧成为16K纸质书大小的毕业论文,100多页的论文里不但有他在专业学习方面的成果,更能看到创业念头的点点星火。
  “读经济学的学生写论文的时候一定要收集数据,然后通过数据分析支持论文的主题。当时我的同学们都会找一些公开的数据,比如说股票的数据、代码的数据。对于我来说,我希望找一些涉及微观经济学的独特的题材。”
  父亲沈墨宁是杭州人,1980年来到香港创业,后回乡投资了一个手表厂。沈慧林从小就对手表有特殊的情感,他回忆道,“小时候,其实我已经对于手表产生了特别的感情。每次回到杭州拜年的时候都可以看到那些师傅修表和装配,我看到那么小的零件放到手表里面,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感觉深呼吸就可以把零件吸进鼻子里。”
  想起了手表厂和厂里的1000多名员工,沈慧林的论文有了数据支持。“我对两三百个员工进行了调查、采访,想知道研究员工生产力和教育水平之间有没有一个特别的关系,希望借助这个机会研究中国的教育对生产、对于工业的生产力有没有影响。”以此为契机在工厂中走访,沈慧林了解到厂里拥有生产陀飞轮的技术,“厂里面研发这个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并且可以出口去很多的国家。如果手表厂作为我的供应商,帮助我做那么精密的陀飞轮,我可以得到性价比非常高的产品,有效控制成本,世界名牌陀飞轮手表动辄需要几十万、几百万一支,如果我做一个陀飞轮手表的品牌,创业空间一定非常大。”抱着梦想和希望,沈慧林下定了决心回香港创业。
  回到香港,经过深思熟虑的沈慧林却不敢把自己想创业的念头告诉父母。“一来,在香港做工业是很大的挑战,地少人稠、租金昂贵,手工费也非常高昂。想要做品牌,前期投资额是非常大的,在不同的国家下单很多广告需要资金,打响品牌,邀请明星出席活动又要很多钱;二来,我需要为手表找到设计的独特性,找准定位才可以开始创业。我必须找到一个很好的契机说服自己,才能说服我的家人。”
  于是,沈慧林开始了蛰伏,他先考取了金融行业中的风险管理牌,并在一家中资银行做风险管理的工作。
     “梦想很难找到,我的品牌要有设计灵魂”
  沈慧林在投行工作时,也一直没有停止对自己创业的思考。他结交了一些从事手表相关行业的朋友,想从他们那里获得一些意见。“有的朋友建议我把品牌包装成一个国外品牌,这样更加容易打入市场。但从民族感情上来说,我是不愿意的,事实上中国制造拥有非常好的技术,为什么要一直帮外国打工?”在品牌的构想成形过程中,沈慧林的父亲沈墨宁对他产生了不少影响。
  沈墨宁23岁来到香港创业,最初做的是电子表生意。电子表之后,沈墨宁开始做蜂鸣片。上世纪很流行的音乐贺卡、玩具的电子配件都需要这种蜂鸣片,沈墨宁的客户包括麦当劳、迪士尼。1986年开始,沈墨宁回内地投资,当时看好杭州手表厂的发展前景,从部分合资起步,开始了与杭州手表厂的合作,到1999年股份制改革时,沈墨宁正式入股杭州手表有限公司。这也是为沈慧林提供创业灵感的地方。
  来到万希泉钟表有限公司参观,这里更像是一个沈墨宁的个人收集博物馆。各式各样的中华传统木雕、字画和西洋古董音乐盒充斥着公司的大小房间。近30年来,沈墨宁收藏了约1.5万件清朝的木雕和西洋音乐盒,耳濡目染,传统文化也深深根植于沈慧林的心中。“我在美国留学6年,发现外国人非常懂得利用我们中国文化几千年的智慧教育我们。在康乃尔大学读书的时候,很多的工商管理的硕士课程,都会学到《孙子兵法》,或者三国时期的一些故事。老师也会讲一些如何与人谈判的技巧,这种都是从我们中华文化学来的。在经济学专业课上,有一个教授曾经分析,我们中国的经济,从长远上来说必须有自家的品牌,推动自家的内销,这样整个经济体系才能更进一步。”
  沈慧林说,有一些前辈向他建议,可以制作和瑞士名表差不多一模一样的外貌,以超低价售卖把市场做起来,但沈慧林不以为然。“品牌没有设计灵魂是一件很可惜的事情,我想做的是一个百年品牌,而非大量售卖之后品牌上市,通过金融的手段成功。”沈慧林不希望纯粹是拷贝其他品牌,想到了父亲收藏的木雕和一直在心中的中华传统文化,他的设计终于渐渐明朗起来。
  “如果我把木雕的设计放在手表里面做设计,不但不需要担心版权问题,还能将几千年的文化精髓发扬光大。木雕的鬼斧神工也类同欧洲名表的精神,中国传统文化的寓意加上西方的机械的精工细作,这恰恰能够体现香港的精神,突显香港的独特文化。”确定了品牌的方向,沈慧林辞去了一年的投行工作,2010年7月,他终于开始着手完成自己的创业梦想。
      “父母觉得创业有时候是年轻人想偷懒的借口。确实,创业的话很多时间是需要自己管理,需要很大主动性才能成功。父母对我创业的决定表示担忧,于是我和他们约定,如果一年以内公司不能有所起色,我就回去做老本行。”沈慧林说,年轻的创业家和老一代的创业家相比有许多优势,科技的力量让我们更加容易获取信息,更容易学习到自己想要的。但是和老一代创业家相比我们欠缺的是执行力。因为创业的某一个时期,一定要先踏出第一步,才能更有效率地去研究和发展我们的第二、第三步。
  在采访中,沈慧林常常提到“一步一脚印”。“我更喜欢细水长流,创业的时候我才20多岁,短时间利用捷径成功后把企业卖掉再去完成别的梦想、寻找新的方向吗?不,我觉得方向和梦想是很难得找到的,如果找到以后我希望可以长远地享受它。”
     “一个年轻人的潜力是无限大的”
  从创立初期一个人打单、一个人跑销售到如今,万希泉已在全球20个国家拥有200个销售点,并且还在进一步扩张中。
  “一开始我只能靠着跑表店推销手表。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网上查香港的每一条街哪里有表店,今天跑一条街,明天跑另一条街。店主看到手表都说蛮不错,但一听到是香港的品牌就会婉拒。”回忆当时无法打开市场的情况,沈慧林表示那并不是自己创业最艰难的时候。
  他说:“我觉得创业也好,做人也好,最重要的是把希望调到合适的水平,不要过分地乐观,也不要过分地悲观,心态保持平衡,很多看起来困难的事就都可以很熬过去。”
       后来,沈慧林另辟蹊径,放弃了单独卖手表的表店,转而将手表放在珠宝店里售卖,居然取得了不错的反响。“第一批货共50支手表,两个星期就卖光了。”这深受欢迎的万希泉第一款手表,以明清时期的木雕图案作蓝图,将其缩小雕刻至表面,让戴表者随时随地都可欣赏到美丽的木雕图案。
  创意诚然可贵,不过沈慧林认为产品才是为品牌的生命,如今,万希泉做得最好的海外市场,是日本的市场。“日本对于产品质量的要求非常高,作为一个中国香港的品牌,能够打开日本市场并赚到钱,在全世界质量要求最高的国家获得认可,我觉得很自豪。”除了严格地质量把关,万希泉还积极与各界开展合作推出新款系列手表。与香港明星李嘉欣推出的熊猫系列腕表、与华纳兄弟合作的超级英雄系列腕表和与日本万代株式会社合作的圣斗士系列腕表,都成为非常热销的款式。
  万希泉公司的门口摆放着一个《星球大战》电影中白武士的等高模型,这是电影公司专程送给沈慧林的礼物。从一开始通过朋友牵线搭桥与电影公司合作,到合作腕表受到欢迎,再到电影公司主动找上门来合作,沈慧林的创意无疑得到了市场和合作伙伴的认可。他笑称:“公司成立时父亲就是股东,创业初期父亲很谨慎,对我在金钱上的支持非常少。到今天,作为股东可赚大了。”
  作为一个本土年轻人创立的本土品牌,万希泉在香港受到了媒体的青睐。沈慧林说自己曾经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是为了宣传自己的品牌,他开始挑战自我,竟然发掘出自己有演讲的潜能。“虽然很忙,但是抽出时间来做这些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给他人分享也是为自己做总结和积累。”现在,沈慧林还是常常抽出时间去学校、商会演讲,做分享交流会,并且还开设了自己的专栏。
  他说:“做交流分享,最重要的是给年轻人带去正能量。很多香港的年轻人常常认为不管自己怎么努力,都没有什么用,他还是过不到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现在的成绩虽然是靠天时、地利、人和一起得来,但还是希望通过我的故事,让他们知道只要愿意坚持、愿意去投入,不断地去发挥自己的小宇宙,想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是绝对有可能的。我觉得一个年轻人的潜力是无限大的。”(徐玲珏)

袁嘉骅:旅行路上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袁嘉骅:旅行路上感受人定

关于旅行,每个人对其的定义都不尽相同,而出生于马来西亚、成长在新加坡,后又在中国工作了20余年的袁嘉骅,却将自己的旅途描述得简单又纯粹——“是生活的换血”。出发前,不管你是慵懒的还是兴奋的,是处于人生的低谷还是高潮,旅途总可以用各种意外和转折将你

>>更多

优化游轮产品谨防“水土不

提到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开创了诸多行业先河”是很多中国游客对其的传统印象。2009年,皇家加勒比开启了第一条中国上海母港航线;之后的2012年至2013年间,皇家加勒比将被称为“亚洲巨无霸”的两条大船引入中国,将新兴的中国游轮市场推入“大船时代”;2015年至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网络社交 觅友组群难解孤

打开微信的通讯录,用手指滑屏翻至页面底部,一排小小的深灰色字迹会显示你究竟有多少位微信好友。外企品牌宣传专员李晓华的这一数字是1074,也就代表她在微信上拥有1074位好友,即便是在接受采访的短短一小时内,又有两个添加新好友的申请请求通过,微信新讯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