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夫生蚝引发朝圣与狂欢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刘华 | 2017/7/24 8:41:05

       布拉夫野生生蚝在被摆上桌前,需要等待漫长的40个月;需要一场节日,为了这漫长等待的到来而狂欢。
      一场美食朝圣
       从皇后镇沿6号公路向南,过与五河村(Five River)交汇的丁字路口后,身后的车就基本消失了,它们多在94号公路拐弯,前往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峡湾方向。在这样车辆稀少的公路上一个人驾驶,让我找到一种久违的轻松感。由于少有车尾随,当看到精彩的景致,我可以从容地观察路况,然后在安全的位置停车,换好合适的镜头,打开车窗,并耐心地等上足够长时间。待路旁牧场中敏感的鹿群重新放松下来,以优雅的姿态将头扭向一个方向;或者在某个高处头顶的云朵打开一个缝隙,光束集中投射到山尖时,把这样的画面捕捉下来,在相机屏幕回放,如果不理想,等待下一个机会重来,直到满意方才离开……
       尽管如此悠闲,但我此行的目的地并非沿路景色,而是要赶到位于新西兰最南端的小镇布拉夫(Bluff),赴一场盛宴。布拉夫位于南地大区(Southland District)最大城市因弗卡吉尔以南30公里,作为15个大的行政区划之一,相比拥有皇后镇、达尼丁,出产世界顶级葡萄酒的北部邻居奥塔哥,人们对于南地的了解极其有限,好在有布拉夫这个出产世界顶级野生生蚝的小镇,让它至少在老饕心中,如圣地一般,值得不远万里前来拜访。
       沿笔直的公路在南部平原穿行,当公路终止于大海前时,布拉夫便到了。向南大约5000公里,便是南极。咆哮西风带整日的吹拂让布拉夫以恶劣气候闻名。
       对人类来说,布拉夫不是理想的居住之地,但对于生蚝,情况则恰恰相反。受到南极冰架影响,临近布拉夫的福沃海峡海水冰冷且流动迅速,加之水质清澈没受到任何污染,这样的海洋环境成了野生生蚝的绝佳产地。布拉夫生蚝闻名世界,甚至成为这个城市的代名词。每年生蚝最为肥美时,布拉夫全城狂欢,举办生蚝美食节向其致敬——每逢此时,超过500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蚝”杰涌入布拉夫,共庆南半球生蚝季。
      40个月的等待
       离生蚝节开幕还有1个小时,我驱车而至。一场暴风骤雨短暂经过又迅速离开,太阳拨开乌云探身张望,为眼前福沃海峡(Foveaux Strait)的水面镶了一条漂亮的金边,像是为节日送来贺礼。在作为新西兰主干道的1号公路南端尽头的斯特灵角(Stirling Point)前,代表新西兰大陆最南端的黄色标牌赫然眼前,一年中多数时候,此地是游人在这个小镇消磨时光的唯一去处,不过今日,它却成了配角。
       布拉夫生蚝的历史可以上溯到一个半世纪前。当年的欧裔捕鲸者在福沃海峡对面的斯图尔特岛捕猎鲸鱼和海豹时,在退潮后的浅滩上无意间发现了生蚝,可以想象,这天赐的美味对于饱受饥寒与西风带风浪折磨的冒险者意味着什么。他们在大快朵颐后,也从中发现了商机,开始规模化捕捞贩售。从那时开始,这种外形扁圆,身材与其他地区生蚝有很大不同的贝类便成为上流社会竞相追逐的美味。不过这一情形并未持续太久,庞大的需求导致捕捞过度,到1877年,斯图尔特岛附近的生蚝资源几乎消耗殆尽,商业捕捞也随之停止。不过仅仅沉寂两年,在更深远的福沃海峡中部深海海床中,又发现了数量更为庞大的生蚝群。这一次,捕捞重心转移到了布拉夫,捕捞手段也变得更为节制,初具规模的水产业已经开始思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并将自然法则遵循至今:只在每年3—8月捕捞生蚝,此时不仅生蚝最为肥美,产卵期也已经结束;一旦到达110万打的上限数量,捕捞季便宣告结束;而在产量较少的年景,捕捞者则会减少捕捞量、缩短捕捞时间……众多的举措让接下来的一个多世纪里,生蚝捕捞良性有序。时至今日,布拉夫野生生蚝依然每年有充足数量供应,并且凭此驰名世界。要知道,包括法国在内的生蚝产区多已采用人工饲养的方式,布拉夫则是全世界极少能够规模出产野生生蚝的地方,而相比那些更为温暖地区的养殖生蚝,布拉夫野生生蚝从卵到被摆上餐桌,需要漫长的40个月,这一时间,是前者的几乎3倍。
      来自西风带的味蕾冲撞
       10点开始的入场让布拉夫的所有人瞬间聚集,我花了近半小时才随着绵延数百米的队伍排队进入。此时,所有摊位前都排起长龙,每个人都期待着早一刻享受到这些来自海洋深处的美味。场地由3部分组成,靠近门口的十几个摊位是美食节活动主体,几乎所有都与海鲜相关,除了出名的布拉夫野生生蚝,其他海产同样诱人:螯虾、海蟹、海胆、鲍鱼……由于产量相对少,它们在其他地方更难得一见;另一边是就餐区,一张张大圆桌、塑料椅紧凑而简易地摆在一起。买好海鲜和酒的食客无论相识与否,不分你我地并肩而坐,几杯酒下肚,便已相谈甚欢——为了能解放双手、有获取更多食物的机会,设计特别的金属托架贴心地出现在现场,它可以挂在脖子上,并将葡萄酒杯固定住。
       我的美味旅程开始于一只巨大的海胆,它手掌大的棕色外壳即便被摊主的铁铲从中间撬开,也让人感觉无从下手。我选了海胆肉取好装在杯中的,像喝烈酒一样端起杯子一饮而尽,海胆直接滑入喉咙,鲜香回味让海洋在眼前呼之欲出。作为主角的生蚝,烹制方式五花八门:油炸、碳烤、煎饼……人们想尽办法呈现它的不同风味,但最经典的吃法依旧是多数人的最爱——被撬开壳完整取出的蚝肉再次装回半个蚝壳中央,半打一盘,配一角柠檬,简单而返璞归真的呈现永远最受欢迎。我排了半天,终于凑到近前买到一盘,在本季最佳时段,生蚝无论外形还是肥厚程度,都处于巅峰状态。3小时前出水上岸,1分钟前被开壳取出,现在直接入口,被竹签挑起时那沉甸甸的感觉足以证明,没有其他方式比如此食用生蚝更让人享受。与海胆的软糯顺滑不同,野生布拉夫生蚝的味道个性十足,咸甜各半的口感冲击味蕾,前者来自内脏,那是经过海水常年浸透的原始味道,我需要喝上一口啤酒去中和与平衡;后者来自肌肉,在咆哮西风带中游弋让其充满力量。(刘   华)

苗侨伟:抽离现实....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苗侨伟:抽离现实,生活在

龙虎山,位于江西鹰潭市西南20公里处。东汉中叶,有道教中人在此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抵达南昌之后我们辗转近3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这中国道教的发祥之地。不过此行不为“求仙问道”,为的是探班正在剧组拍戏的“三哥”苗侨伟。
1989年苗侨伟拍

>>更多

深化“邮轮+”增值海上假

7月11日,公主邮轮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盛世公主号”以上海为母港开启了首个中国航季,而过去3年,蓝宝石公主号已服务了超过35万名中国宾客。“盛世公主号将继续秉承公主邮轮的待客之道,为更多中国宾客打造精致、舒适和高品质的邮轮假期,彰显公主邮轮对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