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文欢:不适俗韵,只恋乡山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曾艺 | 2017/7/31 8:19:30

       说起北方的民宿,不得不提山里寒舍。在没有山里寒舍之前,干峪沟村几乎成了荒村,清新的空气和苍翠青山,在人们心里,似乎并没有城市里的种种机遇更显珍贵。然而现在,在雾霾和忙碌城市生活的折磨下,人们又渐渐想起了乡村的好。
       依稀记得,第一次去山里寒舍时,是大清早,我在大巴车上一路昏睡着到了山里。突然,被窗外一阵“劈劈啪啪”的声响吵醒。撩开帘子一看,原来是柳树枝桠撞到了车窗上。小拇指甲盖儿般大小的嫩芽俏皮地探出了头,透亮的绿色实在叫人睡意全无。饶有兴致地将窗帘大开,周围的同伴们还在熟睡。我看着天上明媚的阳光,山间稀疏的小屋,窗边隐隐透着一层薄薄绿色的柳树,干着农活的村民……突然觉得一阵许久都未曾有过的轻松和舒畅。
      城市人不是没有时间,是没有空间
       4年前开办山里寒舍的时候,殷文欢和他的同事们尚未听说过“全域旅游”“特色小镇”这样的说法。在当时的他看来,做这样一个只需要一个多小时车程便能让城市人逃离钢筋水泥桎梏、融入到乡村中来的休闲胜地,是大势所趋。顶着许多压力和风险,殷文欢和团队最终还是大刀阔斧地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庆幸的是,他们成功了。选址在原始风貌犹存的干峪沟村,租下空着的老房子进行修复和改造,依傍着古树老井山花、石磨草屋篱笆,邀城市人共赏这般“山深人不觉,犹在画中游”的意境。
       在那天下午的谈话里,殷文欢提到次数最多的,就是沉浸式旅游。“其实,城市人休闲并不是没有时间,而是没有空间”,殷文欢说道,“你去蟹岛,是赶会去了,去北海公园是去怀旧去了,若是带着家人出游,你会发现真没地儿可去。”所以,他想做一个摒弃短暂候鸟式度假的、能体现出祖国大好河山地域差异的、能展现各民族不同文化的都市人乡村栖息地。
       这个想法在当时是十分超前的,因为那时人们的京郊游还停留在农家乐度假与开会度假的模式里。吃喝、钓鱼、采摘、开会……从怀柔到延庆,并没有太大区别。谈起从前的乡村旅游,殷文欢回忆起10年前自己去怀柔考察时的经历,“我们主要还是以吃为主,到农村去,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然后放鞭炮、骑马,再钓个红鳟鱼,还是停留在很基础的层面。我们那时对农村的印象就是这样,豪放而原始的。”
       对于这种带有中国特色的“吃喝式”“赶场式”度假,殷文欢是这么形容的:“酒桌上觥筹交错,大吃大喝的同时,人们心里还寻思着怎么敬酒;好不容易出去旅游,却跟赶场似的,着急挑选伴手礼,生怕落下了谁。这样背负着种种负担的出游,在殷文欢看来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放松和度假。他希望自己能为城市人打造一处僻静的居所,在保留当地特色的基础上,完善室内现代化设施,做一个能让人们沉浸下来,听鸡鸣狗吠、闻柴米油香,夜里拉着亲人好友看星星,白天去爬山涉水运动流汗的地方。这样如“短暂的隐居”般的度假,是他想要带给人们的。
       去山里寒舍那日,有朋友带着我在山上四处转了转。绕过一个又一个低矮的石墙篱笆,向里能看见山里寒舍的客房。推开不加修饰的古旧木门,抬脚跨过门槛,顺着石块铺成的小路穿过放置着桌椅的庭院,走进屋里。与古朴的外形不同,内里的装饰是现代化而又舒适的。周遭环境保留着原滋原味的山间村落模样。
      家与自然,和谐共生
       读大学时,殷文欢的专业是西班牙语,然而后来的工作却与西班牙语毫无瓜葛。他做了食品及生物制品研发,后来跨界做乡村旅游。旁人觉得很厉害,可这一切在他看来都是机缘巧合、无心插柳。
       谈话的最开始,我便问了他的爱好。刚开完几个小时会议的殷文欢,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断断续续地回答我:“平时爱好不是很多,除了工作就是家庭。说出来真的挺惭愧,太忙了。”虽然是资深旅游人,但在他看来,自己完全为了旅游而旅游的出行却并没有几次,“我一般是跟太太参加一些项目、活动,顺便看看。但是特意去旅游很少。”
       十多年前,殷文欢的太太和孩子便移民了加拿大,尔后一直住在温哥华。那时的他,每个月基本有10天都呆在温哥华陪家人,“那个时候孩子还小,所以我们常常跟周边的、有年龄相仿孩子的一些家庭一起去郊外露营,去感受西方人度假的习惯。”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一家已经跑遍了温哥华附近所有的地方,有时甚至会开车直接去美国。“在西方,每到周末,老外们再忙也会和家人一起,开车到一个自然的郊外度假。国外的人口没有中国这么密集,在一些风景秀丽的郊区,有一些公共的烧烤炉子,凳子椅子啊,而且维护得很好,人们不会把自己的垃圾留在这里,下一个客人不必打扫就可以继续使用。”殷文欢非常喜欢这样的度假模式。在风景宜人的郊外,几个家庭聚在一起,女人们准备着食物、孩子们做游戏、男人们或踢球或跑步,“总之这种度假是比较和谐,或是比较随遇而安的,是一种跟自然比较契合的生活方式。不像一些中国式的度假,本来是来度假的,然后又是吃喝又是劝酒,负担很重。中国人的这种度假方式,可以偶尔为之,但难以持续。”殷文欢如是说道。
       后来,殷文欢开始做一些旅游开发项目,所以他也会带着妻子去西方的民宿、非标酒店看看,获得一些灵感和经验。这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位于加拿大落基山脉上的三峡谷(Three Valley Gap)中的一座精品酒店。在殷文欢看来,这里更像是一座度假小屋。第一次走进这里的时候,殷文欢看见了一位年纪很大的老人家正在帮客人们烤肉,“当时还想,这么大岁数早该退休了,后来导游告诉我们,他是这儿的老板。”老板是一对夫妻,20岁就来到这里,现在70岁了,50年间,缓慢地、一点一滴地把这座度假小屋打造成今天的模样,“那里有很多老照片,老板会拿着照片跟客人分享他们的故事,你会跟他们一起穿越时空,了解这里的过去。”殷文欢回忆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夫妇俩慢慢摸索、积累而成的,夫妇俩用尽一生的心血,去琢磨,怎么让住在这里的人们欣赏到最好的景、最好的声音、最好的月光、最好的星空……这一切要做到位很难,所以他们做得很慢,但确实非常有味道。这样的旅游产品在当时的国内来说,是十分稀缺的。殷文欢说道:“我们后来在国内做的一些项目可能还是受它的启发。这样的产品实在是太有市场了,主人帮你烤肉,照顾你,酒店的服务员也不是国际酒店里那样清一色的年轻漂亮的服务员,他们很多年纪都很大了,都是本地人,他们晚上还会为你做一些表演,向你展示当地文化。这里很有家的感觉,又融入在大自然中。”
      从“上车睡觉,下车拍照”到“短暂的隐居”
       为了更好地做好自己的产品,殷文欢没少去国外观摩。除了北美,最常去的还是亚洲的一些国家。泰国、马来西亚、日本、韩国……他都已跑遍。在这么多亚洲国家里,殷文欢最喜欢日本。“以前我们很少有机会出国,都想看现代化的东西,高楼大厦、灯火辉煌,现在不同了,就想看一些静的东西。”日本的乡村很多也成了空心村,但人的离去并没有让村庄黯然失色,相反,城市的崛起更让这些乡村显得尤为美丽和难得。“日本是一个会让人上瘾的地方。日本文化中有很多感染我的细节,比如说他们的服务,对文化的传承,很多行业没有过多现代化工业元素,还是保留着手造的制作方式,很有工匠精神。”殷文欢说道。
       去韩国旅游,殷文欢对济州岛的印象最为深刻。他很喜欢济州岛干净的环境、清爽的空气,“那里人吃的比较单调,因为资源有限,但是他们的膳食搭配都十分健康,我很喜欢。”虽然可供选择食材的并不多,但但凡有的,都很新鲜。
       除了日韩,旅游大国泰国在他看来也是极好的。“泰国非常好,不过气候太热了。外国人都很喜欢这里。”在殷文欢看来,泰国还是比较适合短暂旅游,“泰国吸引外国人来的几个元素比如说按摩、宗教,对我来说都不是特别有吸引力。关键是天气热,而且他们的设施比较陈旧,例如接驳的车辆,服务也相对比较粗糙,总体来说泰国还不错,但没有那种我刚一回来就想再去的感觉。”
       而对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殷文欢的感触并不深刻,“新加坡,就是现代化城市的感觉,没有什么特别的。马来西亚我觉得进步不大,10年前和10年后去都一样,马来西亚人也比较懒散,都有信仰,对于物质、城市建设没有很大的诉求。”
       对于被自己形容为“会上瘾的地方”的日本,殷文欢希望能多在这里开几家寒舍的海外店,目前,山里寒舍已经在日本北海道的小樽和法国波尔多开设了分店。他们买下极富当地特色的屋子,配上管家和阿姨料理旅游周边服务和家务。从管家到阿姨都是中国人,是为了方便与中国客人沟通。管家负责料理客人们的旅游周边配套服务,比如租车、去景点玩儿、带你体验当地生活等旅游项目联系工作和外包业务;阿姨都在50岁以上,主要负责打扫卫生等家务活。殷文欢认为,中国人都喜欢热闹,“四五个家庭一块儿出去,又可以聊天又可以打牌,恨不得眼睛睁不开以后才会回房间睡觉,这在一般酒店标准间是很难实现的,但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地方,这些都可以做到。虽然目前来说这很小众,但是我们相信会传播得很快。”他觉得,现在的出境游已经不再是以前那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模式了,人们除了地标建筑物,什么也记不住,旅游就跟买菜一样。相反的,在某个地方长久地住下来,体验生活,才是未来境外游的趋势。
虽然已在商界各个领域辗转打拼多年,应酬自然少不了,然而身为一个商人的殷文欢却更像是一个喜静不喜动的大学老师模样。谈吐之间,总是表露着自己对于平淡致远的生活的向往。在他心里,旅游和度假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旅游就是一个短暂的、景点居多的、比较仓促的过程。而度假是在一个地方沉浸下来,我把它叫做短暂的隐居。”他喜欢隐士的风格,也乐于将隐士喜爱的“静”融入到自己的旅游产品中。“人们从走马观花式的旅游向深度游、体验式旅游的转变,也是旅游度假产业的大洗牌,是人们重新认识一个国家或者区域的契机。我希望以后的度假能变成一种常态,不带着任何情感负担、应酬压力,买张机票就去了,倒完时差,去教堂里唱唱歌、去二手市场淘淘旧货,去自由市场买点菜。未来的旅游会慢慢地演变成度假,对此我深信不疑。”(曾   艺)

江疏影:在路上的感...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江疏影:在路上的感觉不会

一个闷热的夏夜,我们在位于北京东北五环的一个摄影基地里见到了江疏影。已经是夜里9点多,她还在拍摄广告,彼时的摄影棚内有些昏暗,我们在一旁等待。江疏影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柔光灯箱仿佛汇集了所有的光亮,全部投射在她的身上,她就是房间里最耀眼的

>>更多

豪奢出手,荷航代言“健康

7月30日起,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全新的波音787-9梦想飞机开始执飞北京航线,每天一班往返北京和阿姆斯特丹之间。至此,荷兰航空在中国大陆5个目的地城市(成都、杭州、厦门、上海和北京)全部采用全新波音787-9飞机执飞。法航荷航集团大中国区总经理顾瑞新(Bas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年龄迷航:风口重燃鲜活自

在古代,你能通过一个人的年龄、衣着服饰、性别来判断这个个体的大致身份。例如封建社会中,官场上沿用品色衣制度,官职的品级不同,所着衣色也会不同。等级的森严,不容人们僭越。
然而现代社会中,人们的身份坐标、年龄坐标正在发生松动与错乱。70岁的老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