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洋远渡丝绸路,千岛回望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 作者:申金鑫 | 2017/8/23 15:30:49

       600年前,郑和出使西洋揭开了世界大航海时代的序幕。他的船队开辟出了中国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在助推中国对外友好交往的同时,也将中国的先进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等带到沿线各国。如今,中国与东盟十国是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同样的黄皮肤黑眼睛、相似的历史与文化,让我们的联系愈发紧密。菲律宾的芒果、香蕉被端上了许多中国人的餐桌,印尼的巴厘岛、美娜岛等也成为了广受中国人喜爱的结婚“蜜”地。今年,恰逢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我们跟随着中国—东盟中心的脚步,走进菲律宾和印尼,试图在众多岛屿和街市中,找到最耐人寻味的当地味道。
      老街引路探老城
       有人说,想要了解一座城,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到这里的老街和老城区走一走。我们的马尼拉之旅,便是从充满着殖民时期印记的西班牙王城开始的。湿漉漉的石子路、几经重建的教堂、长满了青苔的城墙,水波一荡拂起层层睡莲的帕西河,勾勒出了这座“城中城”“市中市”的独特气质。而王城门口的复古观光马车、穿着传统服装向游客兜售帽子的小贩,以及在废墟上建起的咖啡馆、博物馆等,则为已经400多岁的王城赋予了几分鲜活。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只有西班牙人和拥有西班牙血统的人可以在王城内居住;马来裔和汉人混血儿可以在王城内务工,但太阳下山前必须要离开王城;其他人种则被禁止踏入王城半步。不过,黑暗并不能压倒光明,即使只有一丝微弱的光,也足以星火燎原、撕破黑暗。1892年,从欧洲归来的黎刹创立了“菲律宾联盟”,领导菲律宾的民族独立运动。在此之前,他已经创作了《社会毒瘤》《起义者》等多部著作,揭露、鞭笞西班牙殖民者对菲律宾人民的残酷统治,唤起菲律宾人的民族觉醒。虽然起义遭到了殖民者的血腥镇压,黎刹也被囚禁于王城的圣地亚哥城堡,并最终为国身死,他的牺牲却使菲律宾人意识到,奋起反抗、争取独立是他们的唯一选择。黎刹去世后不到两年,西班牙统治即被推翻,此后,又经过数十年的抗美、抗日斗争,菲律宾终于在1946年实现了独立,黎刹也被尊为“国父”。从黎刹被囚禁的地方到他被行刑的地点之间,有一排铸铜的脚印,它让人们可以一睹这位传奇英雄最后的足迹,也激励着菲律宾人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禁锢中打破枷锁。
       如果说西班牙王城记录的是菲律宾的过去,雅加达老城则代表着印尼历史与当下的完美融合。在东盟第一大经济体印尼的首都,现代化的商业中心、耸立在城市之巅的豪华酒店、车水马龙的宽阔街道,早已奠定了这座城市的繁华基调。相比之下,遍布着殖民时期痕迹的雅加达老城显得颇有些陈旧、破落,年久失修的建筑渐渐开始风化,深绿色的河水飘着浊气阵阵。雅加达老城最初由葡萄牙殖民者建立,17世纪荷兰殖民者征服了这里,并赋予了雅加达一个荷兰名字——巴达维亚。如今,曾经的市政厅已经被改造成了博物馆,当年的炮台也成了人们照片中的背景板。我们到达雅加达老城时,正值工作日的下午,放了暑假的孩子们显然成为了这里的主角。彩色的自行车在广场上游来荡去,伴随着孩子们的嬉闹与笑语;花坛上、台阶旁,人们席地而坐,树下乘凉;流浪艺人自顾自地拨弄着琴弦,是否有人捧场他们并不在意;流浪猫敏捷地从树丛窜过,寻找着被人遗弃的食物;角落里的手艺人则一刻不停地忙碌着,烹制当地的传统小吃……没有千篇一律的摩天大厦和严肃冰冷的办公大楼,在这里,你可以触摸到最真实、最具温度的雅加达。
       在历史中孕育新生,在遗迹中定义美好。雅加达曼滕天修酒店( The Hermitage Jakarta)也是一家“有故事”的酒店。它的前身是曾经的警察局长的府邸。当车驶入酒店大门时,我们仿佛走进了一间私宅大院。红顶白墙的外观、精致考究的装饰、大气优雅的房间布局,将客人瞬间带入100多年前的贵族生活场景。而酒店顶层的露台酒吧和无边际泳池,则似一双温柔的手,将人们托上云端,一览雅加达的夜间繁华。
      中国味道藏市井
       有的人去国外旅行是为了寻找异域风情,有的人是为了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但是如果能够在海外找到熟悉的家乡气息,是否会倍感亲切、惊喜?
      中国近代史上有3次人口大迁徙——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生活在中国南方沿海地区的人们通过“下南洋”来到东南亚,他们中有的人扎根于此,繁衍生息,有的则以东南亚为据点,到欧美国家追寻更广阔的事业空间。聪明勤奋的华人很快掌握了巨额的财富。有数据显示,在菲律宾排名前10的富豪中有6位是华人,在印尼,华人在全部人口中虽然只占3%,却在前10大富豪中占据6席,控制着零售、房地产、纺织、渔业、农业等重要产业。
       这些华商虽然已经加入他国国籍,但是在建设当地的同时,也心心念念于祖国的发展和建设。印尼东方集团主席许经凉是一位传奇的华商,他22岁就成为银行总裁,如今的公司业务涉足房地产、塑料业、食品业、金融业等众多领域……20世纪90年代两国建交以来,许经凉曾多次归国投资。时至今日,他仍热心于中国与印尼之间的经贸往来和合作。“当前中国的崛起以及综合国力的大幅提升,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与此同时,印尼也梦想着要成为一个海洋强国。“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倡议对于印尼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许经凉表示,如今,印尼的投资环境得到了很好的改善,吸引了众多中国企业在印尼投资。
       在菲律宾,华人亦在社会各个领域辛苦经营,开创打拼。我们此行的导游便是一位华裔女性。“我的爸爸是福建人,妈妈是韩国人,老公是台湾人。”她的语气中透着兴奋与自豪,“所以我同时懂得汉语、英语、韩语,还有一部分的闽南话。”她指着路边那些漂亮的房子,介绍道,因为华人勤劳务实,所以菲律宾的华人通常非常富裕,许多漂亮的房子、肥沃的土地、丰厚的产业都是属于华人的。
       马尼拉还有着号称“最古老唐人街”的华人社区——马尼拉岷伦洛中国城。早在11世纪,便有华人在马尼拉聚居。16世纪时他们被西班牙人赶到巴斯格河北岸地区。数百年的发展和演变,形成了这个面积9平方公里、居住着60多万人的大型华人街区。据说,这里有9成华人的祖籍在福建省。街区里最大的街道被命名为“王彬街”,他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菲律宾华人领袖。在殖民者的铁蹄和压迫下,王彬成功地保卫了周围的华人,保卫下了这片华人聚集的生活空间。如今,不仅华人聚居在这里,一些马尼拉的贫民和流浪者也会将中国城当作遮风避雨的港湾。虽然中国城的建筑大多比较老旧,在街巷的半空还能看到一些凌乱的电线,但是人们却不必为这里的治安问题担心,许多店铺、商业都会聘请专业的安保人员,进行24小时的守卫。
      浪里潮头寻海客
       菲律宾和印尼都是多岛之国,到了这里,不去玩玩海、踏踏浪怎能尽兴?此次,我们并未选择长滩岛、巴厘岛等颇为中国游客所熟知的岛屿,而是乘坐快艇,到雅加达湾的千岛群岛,体验一番印度洋的激流和劲风。千岛群岛,顾名思义,由成百上千座小岛组成。342座小岛零零星星地点缀在海湾中,面积小的不足1平方公里,最大的也不过几平方公里。这些岛屿在几十年前还都是默默无闻的无人小岛,不过近些年来,它们中的不少都被开发成了旅游度假区。我们到访的Sepa岛便被整体打造成了一家度假村。乘了两个多小时快艇,颇有些头晕目眩的我们,刚一下船就被服务人员以缤纷的果汁、甜美的椰子水热情问候。吃过午餐,休整片刻后,大家便迫不及待地一头扎进海里,寻找色彩缤纷的珊瑚与鱼群。不过,教练特别提醒,珊瑚“只能看不能摸”,即使是很小心的触碰也可能会给它们带来死亡的命运。如果你不谙水性也没有关系,岸边的水清澈无比,即使坐在桥上,也可以与不时游过来的鱼群隔水相望、轻声互动。
       如果说千岛群岛带给我们的是来自印度洋的热情问候,菲律宾的拉瓦格则让我们感受到了似曾相识的亲切、质朴。据中国驻拉瓦格领事馆馆长领事王建群介绍,从广州出发,只需1.5小时的飞行即可到达,以香港为母港的邮轮也会季节性地停泊于此,因此,在拉瓦格可以看到不少来自广东、香港等地的游客。拉瓦格的机场不大,只有一个安检口、一个行李转盘,但是却充满了童话般的田园风情。机场安检机上“中国驻拉瓦格领事馆捐赠”的字样颇为醒目,当地最大的综合度假村佬沃度假酒店也是由华人负责经营管理,酒店中有不少中国籍员工为中国游客提供服务。拉瓦格以农业、旅游业为主要产业,因此大片的绿色田野和点缀在田间的彩色房子,是拉瓦格的标志性景观。在拉瓦格,除了游泳、冲浪、全地形车、热气球等传统的海滨游乐项目,乘坐越野车沙丘冲浪或搭着马车游走老城等,也会给人留下独特的记忆。因为最早在拉瓦格定居的多是华人,说不定,你在老城的某个角落,就能找到家乡风格的建筑。
      丝路联谊睦友邻
       近年来,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助推下,中国与东盟之间的旅游交往愈发频繁。据统计,中国和东盟双向人员往来已从2003年的387万人次增至2016年的3100多万人次,中国已成为东盟第一大客源国,而中国主要客源市场前15位国家中,有6个是东盟国家。“旅游有助于中国和东盟之间互相了解对方的文化,此外,通过旅游,游客可以对生物多样性有更好的认知,进而更充分地激发环境保护意识。” 东盟副秘书长穆赫坦表示,今年是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双方将进一步加强旅游合作。
      “印尼政府采取了多种举措吸引中国游客到访”,中国驻印尼大使馆临时代办孙伟德介绍道,继2015年6月对中国游客实行免签政策后,印尼旅游部又相继出台多项措施,包括开通由中国各大城市到印尼雅加达、巴厘岛和万鸦老的直达航线,打造包括“郑和旅游线”在内的品牌项目,与百度、万达等中国企业在宣传推广、旅游基础设施方面开展合作,推广中文标识,开通中文服务热线,大力培养中文导游,加大力度保护中国游客合法权益等。
       随着中菲关系的向好,两国之间的旅游交流也愈发频繁、紧密。中国驻菲律宾大使赵鉴华以海南省为例介绍道,海南与巴拉望等省份结为了友好省州关系,除了开通越来越多的直航航班,加强旅游领域的互动和合作,两地在热带农业、渔业、能源产业、环境保护等方面的合作也愈发走向务实。
      “今年是东盟成立50周年和中国—东盟旅游合作年”,中国—东盟中心秘书长杨秀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东盟中心将继续发挥一站式信息与活动中心作用,扎实推进双方在贸易、投资、教育、文化、旅游和新闻媒体等领域的互利合作,继续努力为中国—东盟关系持续深入发展添砖加瓦。”此前,中国—东盟中心已经连续组织了3批、50余名东盟记者到福建、广东、江苏、江西、湖南、云南等中国6个省份进行探访,还组织了近20名中国记者访问老挝、泰国、柬埔寨、越南等国。(申金鑫)
 

苗侨伟:抽离现实....

   
环球旅游周刊电子报
点击查看

>>更多

苗侨伟:抽离现实,生活在

龙虎山,位于江西鹰潭市西南20公里处。东汉中叶,有道教中人在此炼丹,传说“丹成而龙虎现,山因得名。”抵达南昌之后我们辗转近3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这中国道教的发祥之地。不过此行不为“求仙问道”,为的是探班正在剧组拍戏的“三哥”苗侨伟。
1989年苗侨伟拍

>>更多

深化“邮轮+”增值海上假

7月11日,公主邮轮专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的邮轮“盛世公主号”以上海为母港开启了首个中国航季,而过去3年,蓝宝石公主号已服务了超过35万名中国宾客。“盛世公主号将继续秉承公主邮轮的待客之道,为更多中国宾客打造精致、舒适和高品质的邮轮假期,彰显公主邮轮对

地产
>>更多

陈冬:做未来城市的调和者

和陈冬的采访从2015年约到了2016年,终于猴年春节后不久,在他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办公室如约相见。作为门里集团的掌门人,新年伊始,他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着成都范思哲公寓和文华荟,以及文华东方博物馆酒店的工程进度,而宽窄巷子项目2期也进入了设计和

>>更多 >>更多

独居藏鲜,与世界酣畅对话

晚饭后,赵琳小心翼翼地收纳好厨房里的刀具,反复确认是不是放到了抽屉最深处,直到抽屉合上的那一声“吧嗒”,她才长舒一口气。做饭用的刀具大概是她家唯一算得上尖锐的物品了,其他诸如剪刀、刻刀等等是绝对的“违禁品”。赵琳的理由很简单,看见这些东西对着

About Us Copyright © 2011 版权所有引用敬请注明环球旅游  京ICP证11001615